全球资金避险意识加剧/叶得利

上月美国国债价格的高涨态势,全球投资者急于让资金避险,这也隐喻了投资者普遍对美国经济是否真会衰退产生忧虑。

目前,10年期美国国债的价格上涨,促使国债殖利率处于2.10%,这主要是投资者忧虑中美贸易战升级、对美国经济增长的担忧、以及欧元区地缘政治等因素,进而买入美国国债避险。



数据显示,规模近16兆美元(约66.7兆令吉)的美国公债市场,在5月份的总体回报率达2.35%,这是自2011年8月以来的最强月度表现。因此,投资者的规避风险态度延续,美国债券市场在短中期内将会是稳健增长。

但相对的是,随着投资者对美联储可能降息的理性预期不断加大,美国国债价格涨势将会有些许减缓。数据显示,美国4月份的核心消费者物价指数,较上年同期增长1.6%,远低于美联储定下的2%目标,这提高了美联储降息的机率。

根据美国贝莱德集团的预测数据显示,若全球经济增长持续放缓,美联储在今年底前将可能降息0.5%。

日前美国财长努钦声称,如果美中贸易争端的谈判取得显著进展,那么美国总统特朗普可能放松对中国的限制。但若无协议达成,美国政府将继续采取关税的方式削减贸易逆差。

对此,中国中央银行行长易纲则强调,中国宏观政策的调控空间充足,政策工具丰富,绝对有能力应对中美两国的各种不确定性。



油价下跌似乎反映市场投资者预期全球经济将下行。

油价跌反映经济疲弱

另外,国际油价也开始对全球经济疲弱迹象呈现反应,尤其是对债券市场所释放出美国经济可能衰退的预兆作出反应。

国际油价截至今年5月底,基本维持在每桶70美元左右,但近日数据显示,布兰特原油期货在短短三天内就下跌了约12%,油价下跌似乎反映市场投资者预期全球经济将下行。

根据摩根史丹利早前的预测,历史数据显示在经济衰退期间,全球原油需求每日减少数十万桶,对此该集团预测今年下半年的原油价格,将从每桶75至80美元,下降至65至70美元。

目前,中国外贸出口依然保持增长态势。中国海关总署数据显示5月份出口按年增长了1.1%,进口则按年下降了8.5%,当月贸易顺差为416.5亿美元(约1737亿令吉),扩大了38.3%。

其中,前五个月以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对美国出口为1.09兆元(约6813亿令吉),下降了3.2%,而中国从美国的进口为3352.7亿元(约2095亿令吉),下降了25.7%,而对美贸易顺差7506.2亿元(约4691亿令吉),扩大了11.9%。

如今全球市场人士将把焦点,放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6月底的G20峰会上,能否通过温和磋商结束中美贸易争端。

中美争端演变至今已经不再只是贸易问题,而是延伸到企业列入黑名单、稀土供应威胁以及科技等议题上。

因此,中美贸易争端将可能会持续一段长时间而成为常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已作出预测,中国今明两年的经济增长将分别放缓至6.2%和6.0%,这是自1990年以来的最弱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