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升级拖累大马/白文春

逾6个月前与墨西哥及加拿大针对修订版的北美自由贸易区达致协议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如今却改弦易辙,于本月6日恫言将对来自墨西哥的所有物品征收5%关税。

有关关税还将于今年10月进一步提高至25%,除非墨西哥禁止该国非法移民继续涌入美国,并达到令美国政府满意的程度。



特朗普的这项最新举措令人难以置信,但却确确实实的发生了!

更重要的是,这项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宣布,或将粉碎美国作为可靠贸易伙伴的形象。

较早时,美国也恫言对欧洲和日本汽车零件征收关税。不过,美国随后又表明,将把减少欧日汽车及零件进口的贸易谈判,展延6个月至明年初。

目前仍无法确定的是,此事最终的演变会是如何,何况即使它已有结果,也难保不会基于其他因素再出现变化。

至于中美贸易战,美国已提高中国总额2000亿美元(约8340亿令吉)商品的关税,并进一步禁止美国企业与中国电信巨擘华为进行业务往来。



衰退风险大增

此举预料将衍生更多的变数,并预料将对全球经济带来重大影响。

我认为,美国到处点火,提高多个国家进口关税的举措,已导致全球经济“关税”衰退的风险大增。

目前,大部分商家、消费者和投资者仍期望,美国提高关税威胁不会发生,因为此举对涉及的双方而言谁都没有好处。然而,世界各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战可能会拖延得更久,导致大家的担忧或将成为事实。

如果上述各项提高关税的威胁都成为事实,那么全球经济当前的持续增长很有可能将会提早告一段落,甚至陷入经济衰退。

美国调高关税,除了将造成美国消费者支付更高代价来购买进口消费品,也料将导致商家之间出现许多未知数,并对商业供应链带来干扰。

结果,消费者与商家们的信心将遭受重创,在全球经济已被各国货币紧缩政策拖累之际,此举将造成各项经济活动萎缩,进而拖累经济增长。

这对大马的贸易活动或许不是好事。

大马的出口已大幅转弱,今年首4个月的出口按年萎缩0.2%,这导致我国首季经济增长放缓至4.5%,反观去年末季为4.7%。

大马政府如今没有余力大举增加开销,来抵消或减轻出口下行的任何负面影响。

振兴经济财力有限

更糟的是,大马政府如今没有余力大举增加开销,以抵御出口下行对整体经济增长的冲击。

过去,每当外围对我国出口物品的需求放缓时,政府总会增加公共开销挹注经济,来抵消或减轻出口下行的负面影响。

然而,基于债务与偿还压力高企不下,政府目前没有能力这么做。

这唤起我对1980年代发生的事的回忆。

当时,政府也是面临国债高企问题,政府债务从1980年的占国内生产总值(GDP)44%,于1986年飙升至占GDP的102%。

这是政府大量举债,展开重工业政策所致。

不过,政府随后改弦易辙,以降低国债,化解国债高企的不利局面。

大砍国债阵痛剧烈

我还记得,那是一段非常痛苦的过程,因为当时政府别无选择,必须大刀阔斧地大砍开销,结果得以在1995年将国债大幅度降低至41%。

当时,国家经济遭遇重创,但我国成功化险为夷,通过改变政策,大力招揽外来直接投资及推高出口,采取正确政策,令大马经济变得更强。

当时的首相正是现在第二度任相的敦马哈迪医生,而马哈迪早前宣称,当今政府需要3年时间来减轻国债与债务负担,将它降低至较可管理水平。

财政部长林冠英则表示,国债与负债已从2017年占GDP约80%,于去年杪降低至75%。

这归功于政府大砍数项造假过高的大型基建项目的成本,省下许多开销。

然而,基于当前充满挑战的经济概况,要进一步降低国债,不是一项简单任务。

若要进一步降低国债,我国或需再度经历类似80年代的剧烈阵痛期。

同时,我们也或需重施故伎,推高出口之余,也须依赖外资及国内资金来提振经济。

当然,当前全球经济及政治局势,与上世纪80年代的情况已是不可同日而语,这对大马经济而言或是挑战重重。

编按:特朗普在上周六宣布,美国与墨西哥达成协议,因此对墨关税措施将无限期暂停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