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挑战中国底线/谢诗坚

中美贸易战已脱离了轨道,提升和转向政治及军事角逐,其中最明显的是美国祭出了台湾牌。这张台湾牌不再如同过去的“局限”在军事与间谍上的较量,而是将整个政局搅乱,也是从来没有的,目的是让台湾的“民主”发酵,让选民乐在其中。

这样的灵感恰恰来自2017年的美国总统选举时,共和党内并不预定特朗普是党的候选人;反而是他以个人的声势在初选中压倒共和党内的角逐者,最终在无人能挑战之下,特朗普成了党的候选人。即使如此,所有传媒或世界各国政界都看好民主党的希拉丽“必然”脱颖而出,甚至在投票前夕,民调也公布希拉丽十拿九稳当选新总统。



讵料开票结果令许多人大跌眼镜,特朗普意外当选总统。有人因此说,民主真是个好东西。

当然,美国这一政局的变化也给世界带来一个不稳定的未来,更给台湾提供一个不按牌理打牌的“民主模式”,以刺激台湾选民加入“民主游戏”,享受大陆人民享受不到的总统选举投票;也在另一方面,刺激大陆人民对台湾的“民主”产生幻想。在新形式下,台湾的总统选举就出现了“七国争霸”的乱局,例如有意角逐的人是不再限于大党推举的候选人,而是“任何人”只要具备资格就可参选。

其中一位候选人是台湾首富郭台铭(1950年出生),他与特朗普一样,在政坛投下一枚炸弹。有人也许会认为,既然郭台铭是个十足的商人,必然以商业利益为重,若选他当总统必会与中国接近;同时在不牺牲台湾人民的权益下,更容易达成共识。

但从郭台铭的谈话中,他的立场是这样的:“台湾是中华民国的一部分,但中华民国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北京必须承认中华民国存在的事实。”这种理论在表面上看来似乎有理,但拆开来分析,却是不折不扣的似是而非的歪论。



如果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是中华民国的继承者,那么,中国历来的朝代也就不能继承了,因为它们是不相干的。岂不是切割中国的历史?

事实上,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取代中华民国而在1949年成为中国的合法继承者,前者是“过去式”,后者是“现代式”。难道特朗普不是从奥巴马手上接过政权的吗?他们之间没有连贯性?

不论郭台铭是否当选台湾总统,他的言论已和台独没有太大分别。如果他是代表国民党参选,则与民进党是同一伙人也不足为奇;若是韩国瑜(1959年出生)胜出,他顶多只能维持“不统、不武”的局面,骨子里也是不会否定台独的理念。

就不知道是创造奇迹的韩国瑜(当选高雄市长),还是郭台铭将代表国民党提名总统大选?还是两人联手出击?我们不得而知,但他们在美国面前,还是不能过于我行我素的。国民党的朱立伦就不知还会再插一脚吗?

另外,前立法议会院长王金平(1941年出生)已不加入国民党的初选,看来他是单独赴选,因此当选的机会不会高。

至于蔡英文(1956年出生)、赖清德(1959年生)及柯文哲(1959年生)基本上是归属民进党的人。昔日柯文哲是支持陈水扁的人,在2014年以无党派人士角逐台北市长胜出;因为民进党认同柯的参选,不派候选人,反而支持柯,不过,他到现在尚未正式表态是否参选总统?

既然蔡英文决心寻求蝉联,却面对师弟赖清德决心参选,也就形成蔡赖在民进党内之争,却也不能否定他们不会成为竞选搭档。

美国转移贸易战的视线

无论如何,这意味着美国准备借用台湾课题来转移贸易战的视线。不论哪一派当选,美国的目的不外是阻止中国领土统一,干扰中国对南中国海岛礁的拥有权及间接把台湾海峡当成对中国大陆的“军事基地”。

如今更进一步,美国众议院于今年5月7日通过两项议决案,第一是“重新确认美国对台及对执行《与台湾关系法》承诺的议决案”;第二是通过“2019年台湾保证法”,旨在使台湾增加防务支出,而美国保持对外军售和防务条款,支持台湾参与国际组织。

这个保证法和已存在的《台湾旅行法》和《2019国防授权法》中都有表述美国的国会意见。

蔡英文对此感到高兴。她说,现在的台湾在美国人的眼里不再只是台湾海峡的台湾,已是太平洋上的台湾。

所谓“太平洋上的台湾”就是旨在突显台湾是个独立体。特朗普不仅蔑视“一个中国”的承诺及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反过来鼓动“台独”逆流而行。真正的用意是故意冲撞中国的底线,试看中国的反应,但这样大的后果是难以想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