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姐来了,安华怎办/梁语枫

几天前敦马哈迪医生在记者招待会上直言委任拉蒂花为反贪会首席专员是他个人决定,事前没有咨询内阁,而安华的反应:已成定局,只能接受。

谁是拉蒂花?她是位人权律师,长期以来在人民公正党内对安华搞尖锐对抗,甚至连温文尔雅的旺阿兹莎医生也不放过。作为公正党党员,她凭的是什么?



5·09大选之前,安华协议敦马两年相位,如今一年已过,安华连一官半职也没有,在此敏感时期,敦马却委任安华克星拉蒂花为反贪会一姐,能不叫人遐思翩翩?

5·09之后,已贵为雪州大臣的阿兹敏,突然天再降大任于斯人,被委任以经济部长高职,于是权力冲天的效应是带动党内自己派系更加膨胀;反观安华,大将拉菲兹两手空空,旺姐空有副相之位,连安华也徒具候任首相之名。

在人工智能时代,有软硬件之组合:如果说阿兹敏是硬体力量——它把公正党一分为二;而拉蒂花今天荣登反贪会一姐——这股软体力量将碎片化安华所拥有党内那半壁江山。

今年2月,笔者写了对安华的评价,间中贬多于褒。其实笔者一生浸润政治,对安华二十年坚韧的烈火莫熄非常感怀,可是从旁观察,早期安华的辉煌来源于敦马的光环照射,一旦离开了光环,即使得到第五任首相阿都拉宽容释放,安华直到5·09之后,磕磕碰碰,一事无成:2008年9·16变天不成,及后纳吉克里斯之剑已挂在头上,他还视而不见搞什么“加影行动”,提前被控入狱,让阿兹敏巧夺州务大臣之位。



笔者文内劝安华大隐于朝,韬光养晦,清楚的认知:自己和敦马不在一个天秤上。

其实在政治情感上,安华是国人的精神偶像,他20年的苦活为5·09变天打下基础,希盟欠他一个相位,奈何命运弄人,如今眼看他大难临头,怎不叫人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