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带动多领域商贸
东铁激活丹登彭

在迎来执政1周年时,希盟政府也开始检讨甫上台时喊停的数项大型基建项目。



第一个被重新启动的项目是东海岸铁路,接下来是大马城。不过,原本计划在大马城设立终点站的隆新高铁,如今还未有声息。

在那么多个项目中,为何首个被选择“起死回生”的,是东铁?

或许有些人会将之联想到马中关系和政治的因素,如果放大这个原因,可就忽视东铁实则可创造的经济效益。

东铁的受益者不仅仅是建筑商,其实还能为许多领域开放更多经济机会,比如说贸易业者可缩短物流时间、旅游业者更容易推动跨州产品与服务……

更重要的是,吉兰丹、登嘉楼和彭亨这3个向来高度依赖政府的州属,有机会“独立”,有更多本钱来激活当地经济。



重启工程  建筑股应声涨  东铁料贡献经济增长2.7%

自从政府宣布东海岸铁路重启,最受大家关注的就是建筑领域,许多从事建筑行业的上市公司,都见股价应声上扬。

不过,东铁并非独厚建筑领域。这个行业是前期兴建阶段的赢家,而东铁带来的经济效益很深远,且能惠及全民。

有经济学家计算出,即便造价从655亿令吉大砍至440亿令吉,东铁还是能为我国经济增长贡献2.7%。

到底哪些效益让政府从众多搁置的大型项目中,选中东铁成为第一个“复活”项目呢?

在全球,铁路运输是很常见的交通工具。

这“运输”的作用可对许多领域带来更多的经济机会,如旅游业,有了铁路就能更轻易且方便往返全国各州。而且,铁路有助小城镇或乡区连接到主要城市,激活经济发展之余,还可以更轻易送货到港口,进而增加进口。

提升产出和产能

也就是说,铁路领域能提升其他经济领域的产出和产能。

MIDF投资研究分析员在报告中指出,铁路领域的产出倍数相对较高,在124个领域中处于第16位,意味着每投资1令吉,将会对总经济活动带来2.05令吉的产出。

虽然产出较高,但加值效应却没有跟着走高,因为加值倍数仅有33仙,也就是说每花1令吉在该领域,对我国经济的加值少于0.50。

无论如何,强劲的产出效应还是让政府不容放弃这项目,而且还能带来长期的“溢出效应”。

不过,随着东铁将激活东海岸地区的经济增长,政府更有必要建立起强而有力的规划和发展政策。

“新的铁路服务能以多种方式带来利好,但同时也会衍生不良影响,如土地开发、过度生产,还有目前已经很繁荣的城市可能会‘爆炸’。”

“因此,需要适当的指南和政策到位,确保稳定和可持续发展性。”

东铁五大利好:■激励经济增长

根据MIDF投资研究计算,这价值440亿令吉的铁路项目,将可在整个建造期内为我国经济增长贡献2.7%。

当然,对整个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贡献,还胥视对其他经济领域的溢出效应程度。

此外,预计雇员赔偿和净营运营运,将分别提高3.6%和2.1%。

由于东铁项目需要许多机器和运输设备,预计进口原产品将会提高3.3%,固定资本消耗也会增加2.1%。

接下来,东铁会直接或间接地扩张我国中长期的经济,包括创造就业机会、开辟新区、吸引外来直接投资、提高外贸活动,以及强化本地需求。

东铁可催化大马出口业务。

■深化马中关系

在希盟刚上台时,一度让市场认为“亲日不亲中”,中国却未打退堂鼓,还是坚持深耕在一带一路其中的一块。

中国这些年来积极参与东南亚的基建发展,就是为了这地区的策略位置。

分析员指出,东铁有70%的目的是为了货物运输,可催化我国的工业和出口商。处于中国和东盟之间的策略地位,让大马在国际贸易上更有优势。

此外,交通和连接性的改善有助我国能分配更好的资源、提升生产力、增加流动性,还能改善社会经济发展,促进一带一路。

■创造乘客需求

很多人会担心,计划一趟能承载70%货物、30%乘客的东铁,是否能“满车”?

其实,需求是可以“创造”出来的。

分析员指出,东铁不仅仅是能将乘客从一个地点送往另一个地点,也可以创造出另一种需求。

比如说,最近外国很流行的“漫游”旅游方式,这一类旅者要的是独特和高品质的旅游体验。

又或者是本地人,可以接着往返时间缩短,考虑来个“购物之旅”,去别州采购一番。

■多元领域受益

分析员指出,工业和旅游业是东铁最直接的赢家,其他能够受益的领域,还包括金属铸造、光纤电缆、电子与其他电器、焦炭石油产品、批发和零售贸易等。

另一方面,东铁预计会对产业领域带来0.6%的贡献,因为发展商会在铁路四周兴建新的城镇,或是再发展现有城镇。

在港口方面,关丹和巴生港口会是直接受益者。

虽然东铁路线调整至鹅唛往返森美兰,但不会大幅影响货运时间,相信从深圳通过关丹港口和东铁,前往巴生港口的时间,会比通过马六甲海峡少1天。

在东铁搁置期间,关丹港口的需求依旧强稳,货柜的吞吐量在去年增长2%,货物也增2.9%,归功于中美开打贸易战,马中关丹工业园更吸引中国业者的目光。

贸易战导致中国的工业业者,将趋于中心迁移到东盟,以避免被美国征税。

至今,关丹港口和马中关丹工业园共吸引高达400亿令吉的投资。

油气连贯东西海岸

有了东铁,能将西部的金融中心,连接到东部的油气中心,更轻易运输商品和利于人力往返,连接巴生港口、吉利地(Kertih)和甘马挽(Kemaman),之前只能通过开车往返。

吉利地一直是东海岸的油气中心,拥有许多上下游油气活动,也是国家石油首家炼油厂坐落之处,每天生产4万9000桶轻油。

甘马挽是岸外供应商的供应基地,登嘉楼州政府营运的甘马挽供应基地,是南中国海的油气勘探和产油的中心点,为油气活动提供一站式服务,包括货物装卸、靠泊、维护和维修,以及仓储。

■助3州自立

位于我国东海岸的吉兰丹、登嘉楼和彭亨,都拥有广大的农村腹地;要从经济活动来看,这三个州属最大的领域都是服务业。

在我国,各州在公共领域服务的平均比例为8.7%,但吉兰丹的比例是全国最高,高达24.1%,在该州的整体服务领域中,公共领域服务也是最大比例。

作为比较,雪兰莪的公共服务仅占总经济活动的5.4%.

随着东铁开跑,这3州势必是最大的受益者,所创造的经济活动,将能让这3州减少对政府的以来,也正是首相敦马哈迪要通过工业化来降低公共领域开支,进而减轻国家债务负担的宏愿。

尤其是政府的行政开支,但是在公务员薪酬,就占了约30%,比例最高。

此外,新铁路科技有助降低经商成本,加上运输条件改善,将催化供需双边增长。

举例来说,像是多从事农业的吉兰丹,东铁能更快将肥料和工具,从吉隆坡运往该州;同时,吉兰丹可通过东铁将产品运往吉隆坡这新市场,少了分销成本。

再者,火车可增减车厢,承载能力弹性可运输更多的货物,还能及时从东海岸运输新鲜的食品到雪隆一带。

独家报道:谢静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