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大耳窿点错相
装修工友遭泼漆追债

吕美莉(左起)与洪温咏向黄祥銮寻求协助,盼大耳窿勿再骚扰无辜。

(新山8日讯)惨遭大耳窿点错相,装修工友不曾借大耳窿,却先后接追债信、遭泼漆和铁链锁篱笆门,大叹无辜。

来自埔莱再也花园的49岁装修工友洪温咏与51岁的妻子吕美莉,今日通过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的特别代表黄祥銮召开记者会,叙述本身遭受无妄之灾的过程。



洪温咏指出,早在4月24日,妻子就收到一封追债警告信,信中除了以国文、英文和华文3语清楚列明印裔欠债人的名字,还附有一组新加坡的电话号码,言明下一步行动就是放火烧屋。

“妻子当时把信交给我看,我便尝试联络阿窿,冀望能解释清楚,告诉对方找错人,没想到对方却称追债时可能会殃及池鱼,不在其控制范围。”

“没想到,在本月5日早上9时,我的白色迈薇被泼漆,阿窿除了在车旁留下漆罐,还在篱笆门挂上一条上锁的铁链,所幸当时另一辆丰田轿车有盖上帆布,否则也必遭殃。”

他说,附近一些居民也在4月杪接到同样的阿窿追债警告信,惟如今却只有他的住家遭泼漆及锁大门对付,令他十分纳闷及不解。

“我和太太住在此花园已11年,屋子从未租赁予外人,无辜遭对付,除了惊恐不已,这几晚都睡不好,还要担心邻里的异样眼光。”



大耳窿在洪温咏的住家篱笆门上挂上一条上锁的铁链。

阿窿指示致电欠债人致电大耳窿解释并非欠债人,岂料反倒被大耳窿指示致电予真正的欠债人询问债务,洪温咏顿感莫名其妙。

洪温咏指出,他的车子遭泼漆后,他向警方投报时也致电大耳窿追问为何要殃及无辜。

“可是这回阿窿矢口否认泼漆锁屋,要求我向警方解释清楚之余,还给我印裔欠债人父亲的电话号码,让我询问对方到底欠下多少组阿窿。”

“我依据阿窿所提供的号码致电对方,对方称孩子只有一个阿窿债主,目前人已躲到峇株巴辖避风头。”

洪温咏说,为了家人安全,他将尽快在住家装设闭路电视系统,同时,他希望警方加强巡逻,并冀望大耳窿勿再骚扰无辜。

黄祥銮也促请大耳窿勿再骚扰无辜,她也将致函警方,要求警方加强埔莱再也花园的巡逻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