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新政府军人形象浓/陈文坪

在民主国度里,推翻民选政府是令人厌恶的。但在泰国,军人干政却是堂而皇之的理由。

最近一次是在2014年,泰国军方发动政变,推翻时任首相英乐领导的为泰党政府。时任陆军司令的巴育将军随后领导成立全国维持和平秩序委员会,自己上台执政。经过冗长的宪法制定、修改、公投、颁布,进而举行选举。这一系列的工作,都让军人政府踌躇满志。



今年3月24日是2014年政变后泰国举行的首次全国大选,选举委员会5月初宣布众议院选举结果。不过,却是引发不少抗议选举不公,席位分配不是以得票率多寡来计算而是被人为的阻扰。

在众议院500个席位的选举中,350个席位属于直选,另150个席位依据得票率进行分配。与前首相英乐关系密切的为泰党获136席,支持现任首相巴育的人民国家力量党获115席,刚成立不久,以年轻人为号召的未来前进党获80席。

首相选举由祖安负责

选举结果出炉后,为泰党声称,他们获得的席位最多,理应优先取得组阁权利;人民国家力量党也不甘示弱,声言自己获得其他政党的支持,席位超越为泰党,组阁权当仁不让。



在一番合纵连横后,老牌政党民主党的前首相祖安当选众议院议长,成了负责选举首相的重任。

6月4日,泰国国会也召开第一次会议,议员冗长的辩论,使推举首相的时间被迫推迟。在首相选举中,以为泰党为首的七个党派联盟推出未来前进党党魁、政坛新星塔纳通为首相人选,与人民力量党组成的联盟推举的巴育相互竞逐。

由于新宪法规定首相的产生由上议院250位议员与众(下)议院500位议员共同推举产生。由军政府委任的上议院大多数为军人或与军政府相联系的人。也就是说,只要下议院有126个议员支持,首相即可过半(376席)当选。

因此,在上下两院共同投票中,巴育轻易获得500票,他的竞争对手、未来前进党党魁塔纳通则获得244票,有三票弃权。

巴育虽然连任/当选新一任首相,但在投票前夕,民主党党魁、也是前首相的阿比昔,却突然发难宣布辞去议员,以抗议巴育非民选议员却竞选首相及民主党支持巴育连任,违背自己对选民的承诺。同时,还有多位民主党议员也跟随辞去议员,这给新政府增添了变数。

巴育军头形象难消除

巴育出任首相虽顺理成章,但其军头的形象无法从选举中得到消除,所领导的多党联盟政府也是脆弱的。

首先,自己并非民选议员,在民主体制下,非民选首相要面对民选议员,特别是反对党议员,是尴尬的。反对党议员也不买账,因而得不到尊重。

其次,在众议院选举中,其人民国家力量党并没有获得多数选民的支持,所获得的席位更是逊于为泰党。

第三,多党联盟政府,存在着僧多粥少即官位不足分配问题。一不小心,联盟里的政党出走是常见的。这对新政府不利。

第四,临时组成的多党联盟只是为了组成政府为先决条件,没有一致的目标。其执政理念更是南辕北辙。这在施政的过程中,将会影响政府的效率。

第五,巴育的连任/当选首相,靠的是上议院(其实是军人)的支持,在国际社会,特别是西方国家眼里,是“逆民主潮流而上的”,政府间的合作虽不会被杯葛,却会被怠慢。

反观反对党联盟,他们可以更理直气壮。他们不但获更多人民支持,也反对军政府揽权,这给他们更大的舞台与空间发挥。

巴育所领导的政府,在短期内要摆脱军人的形象,看来并非一件容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