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由黄德独吞苦果/黄子

莱纳斯的执照问题,搞到正反双方,都要到国会去拉布条抗议,真叫YB黄德焦头烂额。而今,三访日本的敦马哈迪医生从旁杀出,宣布莱纳斯将继续运作,这如同核弹炸开。

所谓核弹者,是前槟州首长林冠英在大选前在同志们前呼后拥下,对群众慷慨激昂,振臂矢呼,要关掉莱纳斯,虽然槟城没有毒厂,但火箭不能坐视此攸关马来人、华人、印度人不分种族的安危,因为稀土废料犹如核弹,此言不虚,深得我心。



中国之所以能独占全球稀土生产的95%,因为资源丰富的美国不想赚这遗祸万代的毒钞,大量使用稀土的日本,科技虽高,宁买贵货,也避之则吉。至于靠矿产吃香的澳洲,更是要自己和子孙的健康以及环境安全,不要这个钱。

我们有了80年代亚洲稀土厂,血淋淋的教训,经过那么多年的社会不安,居民受到诸般的伤害,才在国内国外联手轰轰烈烈的抗争下,关闭了。

这种大庙不收,小庙不留的凶神恶煞产业,以马来西亚的投资环境,并没有穷到绝路去换取“核弹废料”。

若莱纳斯是招来的,那么招资的官员和批准这项目的官员,应该受到严厉调查—他们是无知还是无良或是有其他利益输送?无知无良甚至愚蠢,无罪。不过,这样的人,应该显其尊姓大名,好叫他们“名留青史”,以警愓日后官员,不再犯此或愚蠢或无知或无良罪过。



官民分担“核弹废料”

我们不知究竟是无知是愚蠢或是无良的官员批准这项目,但希盟政府责无旁贷是坚持莱纳斯把废料运出去,澳洲不肯收,即使是月亮或太阳,莱纳斯也得想方设法,否则关门。

如今敦马在日本的宣布,若是澳洲不肯收回废料,大马将再退一步,吞下这林冠英形容的“核弹废料”。并且不断增加的“核弹”数量,即不会由关丹或彭亨子民独吞苦果,乃须全民共赴国难,“核弹废料”将分散到全国各地去。地广人稀的澳洲不敢收容,我们有,有容乃大。

敦马成竹在胸,意味着我们应该有足够的科技、设备和管理水平来收藏这些废料。为了建立人民信心,决定收藏废料的内阁应该以身作则,除了在布城建设“核弹废料”厂,一致赞成的内阁成员官邸亦应建迷你型糟收藏“核弹废料”;至于莱纳斯所有股东和职员,以及到国会示威支持的铁粉,也当义不容辞住宅建槽。剩余的“核弹废料”,才由全民分担。

叫YB黄德一人独吞这苦果,有失公道。分享的快乐是加倍的快乐,分担的痛苦是减半的痛苦。朝野若接受此议,万代子孙不算,如今雨露均施,大家分沾,全民每人不过承担三千多万分之一的“核弹废料”,痛苦就减到微乎其微,虽然要命,也不算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