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算是扶弱政策?/江振鸿

大学预科班固打制课题继续发酵。

人民公正党主席安华早前表示,我国在教育上仍需要一些扶弱政策,例如大学预科班固打制,协助一些来自乡区的贫困人士获得上大学的机会。不过,他指出这只是一项暂时的安排。



政府顾问理事会主席敦达因早前也坦言,虽然如今大学预科班固打制已不合时宜,但是如果现在就贸然废除,将等同于希盟政府的“政治自杀”,因为反对党将会借机玩弄种族课题。

卫生部副部长李文材则指出,大马需要有一套能超越种族的扶弱政策,以取代现有的固打制。

而社青团团长李存孝日前更是表明社青团对大学预科班的立场,即当局有必要全面考量申请者的成绩与家庭收入等因素,不能只单凭学术上的成绩及表现。

对我而言,如果当局把这个大学预科班固打制视之为我国教育上的一项扶弱政策,那么,李文材副部长和社青团对于大学预科班和扶弱政策的立场,恐怕是较为合情合理的。



贫困者没受惠

我有一名来自T20收入群体的亲友,当然是非土著,夫妇俩都是月入数万令吉的经理级专业人士,其孩子依仗着家里优越的读书环境及资源(与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口中所谓的“非土著有能力上补习班,所以成绩较好”之论有点雷同吧),最后得以凭着优越的学术成绩及表现,成功获得大学预科班的录取(当然也不能否定孩子自身的努力),学费住宿全免之余,每月更是获得了数百令吉的生活津贴。

因此,这算是那门子的扶弱政策?

当然,他被录取的时候仍是前朝政府的当政时代。

所以,如果现任政府没有做出任何改革,任由这些来自收入优渥家庭的孩子(无论是来自土著或非土著),都能够只是凭着学术成绩而进入大学预科班的话,那这个所谓的教育扶弱政策,恐怕将失去了意义及宗旨,并不能让真正有需要的群体受惠。

届时,这项扶弱政策恐怕就不能如安华宣称般,只是一项暂时的安排,因为来自乡区的贫困人士并没有因之受惠!

因此,我想,这个希盟版本的大学预科班录取制度,有必要如社青团的立场般,必须考量申请者的家庭收入等因素,而不是单单学术成绩,以让这个教育扶弱政策达到其意义及宗旨。

而就如李文材副部长所言,当局与其以种族角度来设立固打制,何不根据需求来扶弱。

所以,如果希盟所宣布的大学预科班固打制是保留予大部分群众来自于土著和马来人的B40收入群体,而不是以种族来区分,这个固打制还会引起如此大的争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