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继显:竞争力经商排名虽高
我国吸资能力输越印泰

 

190608x1104_noresize



(吉隆坡7日讯)中美贸易战导致资金转向流至东盟,虽我国在国际竞争力和经商排名较高,但在“吸资”方面却输过越南、印尼和泰国。

大华继显高级经济学家高美玲和团队在报告中指出,自从中美在去年4月爆发贸易战以来,初步数据显示,东盟国家在投资和贸易转向中获利,但程度不同。

“虽然大马的外来直接投资(FDI)有增加迹象,但幅度却少于越南和印尼所接收到的FDI幅度。”

根据Bain & Co调查250间美国企业,有40.7%已经获正在将工厂迁出中国;同时,在200家美企中有60%,重新思考调整他们的供应链。尤其最近中美关系恶化,有可能会加速这类的贸易和投资转向。

高美玲指出,越南在这期间赢得较多来自日本和欧盟的资金流入;印尼吸引的是中国、欧盟和新加坡;泰国的FDI多来自美国;大马方面,则来自不同的国家,包括欧盟、新加坡、日本、美国和中国。



她也解释,大马在吸资能力逊于区域其他国家,原因包括人口红利、经商成本、本地市场规模,以及还未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议(CPTPP)。

对外资较挑剔

“而且,大马在FDI方面也较为挑剔,因为我国不倾向低价值、劳工密集和污染工业类型的投资。”

在她看来,我国的经济强处包括相对较年轻的人口、低借贷成本,以及经商环境。

但别忘了,越南、印尼和泰国也能很快追上。

她以吸资能力最强的越南为例子,这个国家拥有庞大的低薪员工,就好像20、30年前的中国。

由于中国的营运成本增加,很多外资都采取“中国+1”的策略,就是在新的次级市场打造生产基地,越南就符合低薪、高生产力的条件。

而且,越南毗邻中国、寮国和柬埔寨,有由北至南的长沿海线,是设厂和物流的理想地点。

美对大马进口持稳1.5%



高美玲指出,美国自去年以来显著降低进口中国货,并提高来自墨西哥、欧盟、加拿大、越南、新加坡和日本的进口。大马在美国总进口额所占的比例,持平在1.5%。

同时,美国在中国总进口额的比例,也从以往的8至9%,减少至今年4月的5.8%,反而提升进口自大马、日本、泰国和新加坡。

因此,我国对中国出口比例从去年初的2.9%,提高至今年4月的3.2%。

在东盟中,越南和新加坡是美国较高出口订单的受益者,大马、泰国和新加坡也受益于中国较高的出口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