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文艺】马仑与其创作成果

我和马仑有不少相似的地方:我们都出生于20世纪40年代,我们都喜欢舞文弄墨,我们都在教育圈里服务(日间师训“华文组”]资格)直到退休。

我们都不是能够在公共场合滔滔不绝自我吹嘘的人,都不喜欢在群组里打先锋、出风头的类型;我们都比较能够把时间精力善用在自己的志趣上。不过,我们也有些差异:他比我年长一岁,他曾担任校长,我只做到副校长;我的工作范围延伸到马来文的领域,他没有;我耗费时间精神去编语文词典之类的辞书,他在马华文学史料里头下功了不少夫;我费了十多年的时间爬进象牙塔里头打转,他没有;他出门往往带着相机,随时寻找拍照的对象,充作日后编书的用途,我没有这习惯。他认为我是多面手,表现比他广阔;我觉得他比较能够专注,能“独沽一味”,不像我那么“复杂”,须应付多方面的“需求”。



刚出来社会做事那一二十年,我只晓得脚踏实地,做好自己的本分,很少理会外间的事情。一方面也是受严格家教的影响以及天生爱静的性格使然,虽还不至于事事只管“自扫门前雪”,但至少除了正经事以外,甚少与他人作较深一层的联系。有人说我自大,但我自问有什么本钱足以让自己能够恃才傲物的呢?其实我只是异常珍惜时间,尽量充实个人在各方面的“不足”。因此,实际上毋宁说我倒有几分自卑。

有人说我生性孤僻,我并不全然否认,可我只承认自己自小较少参与团体活动,不过并不完全抗拒那些活动,以至成为一个脾气怪僻、与社会人群全然脱节的独行侠。虽则我对马仑的家庭环境可说所知甚少,甚至一无所知,但我相信他的境况必然会比我好些,不会有我这些倾向。

我知道,他“出道”比我早得多,而且依着稳固的写作根基不断力求上进,日后就不会有“小时了了”的负面现象。这显然是他在写作道路上所处的一种优势。

念初中在征文赛崭露头角

他于1956和1957两年在柔佛州新文龙中华中学念初中时,就在香港世界书局《世界儿童》主办的征文比赛中(参赛者遍及南洋各地和港澳等区)分别荣获次奖和首奖,崭露头角。他的第一个短篇小说〈风雨之夜〉发表于1956年5月22日《南方晚报·绿洲》(署名邱亚皎“其乳名”)。香港《世界儿童》、《世界少年》、《出版消息》、吉隆坡《中国报o展望》、新加坡《南方晚报·绿洲》、《星期六》周刊等都是他初期经常练笔的地方。这对他日后的写作生涯来说,肯定是一种莫大的鼓励和帮助。



我在小学五年级那年,所写作文表现不差,得过校长的称赞,还说要替我投稿,后来却没有下文。到初中三或高中一那年开始向各报社默默投稿,并不曾得过什么奖,却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我似乎很早便“看透”名利,至于其中是否有阿Q精神在作祟,就没认真去探讨过)。

从1967年开始长达36年,他在北干那那华小教学之余,担任几家报社的地方通讯员,让他有机会接触到社会各层面的人与事,对学校以外的世界有更深入的认识,给他写小说提供了不少素材。稍后,为了收集马华文学史料,他新、马两地跑,千方百计主动去结识数以千计的文化人。上个世纪70年代末,为了这个目的,他特地到甲洞寒舍来与我进行“破冰”。他这样做,真可说是一项了不起的“创举”,怎能不让一些躲在斗室或风扇底下闭门造车的文人、学者为之汗颜?

直到马来西亚华文写作人协会(后改名为马来西亚华文作家协会,简称马华作协)成立前,我交往的马华作者不多,只与醉梦斋(又署杰深,原名冯兆昌,因罹患重肌无力症而早逝)最为接近,因为他是师训学院的同班同学。80年代以后,通过马华作协以及华文报章杂志,我才逐渐与一些作者认识、来往。与马仑(梦平)见面,通常除了在马华作协的会议上,就是在吉隆坡半山芭的一家旅店。有几年的年尾时期,他带领小学毕业生到半岛各地旅游,路经吉隆坡,一定约我和陈泽波夫妇过去相聚聊天。

他文雅而略带木讷的举止给我留下良好的印象:我认定他是一名襟怀坦荡、不虚伪且有赤子之心,可以结交的谦谦君子。可惜长久以来,由于时空相隔,相见的机会有限,能够深谈的机会则可说绝无仅有。

今年7月27日是一个难得的际遇,我得以和他以及知名散文家暨歌曲家高秀(戴文光)在柔佛士姑来约会,从早上到午后,从咖啡店到餐馆,从国家的政治局势到世界的未来,从马华文坛的发展到个别作家的近况,天南地北,无所不谈,彼此内心都深感畅快。若非当天下午我有要事得赶回都门,他还想留我促膝夜谈呢。我私底下发觉,我们这些有了把年纪的人,都患上相同的毛病,那就是面对难堪的寂寞,经常要找一两个志趣相投又谈得来的亲友来作毫无保留的、长时间的倾谈,表面上看来,这是何其简单的一件事。然而要满足这种需求,谈何容易,唯有徒呼奈何。唐朝李商隐的七绝〈夜雨寄北〉“君问归期未有起,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由过去、目前到未来的思绪,相信是我们这群人一般的写照吧。

马仑于1940年8月21日出生于柔佛州笨珍县文律巴列岸东村,祖籍广东省丰顺县埔寨镇塔下管区(现为梅州市辖区),在龙引新文龙中华中学高中一肄业。他从事教育工作42载,曾在古来县3所华小掌校近8年,一直到退休为止。他活跃于马华文坛超过半个世纪,教学、创作之余,参与各种文学活动。迄今已成立50载(1969 –  )的麻坡南马文艺研究会,马仑是首任正秘书,现任副会长。1998-2000任马华作协副会长,代表该会多达17次出国出席国际文学研讨会。自2002年起任香港世界华文文学学会名誉理事。历任马来西亚儒商联谊会副会长和马华作协柔佛州联委会副主席。

多用梦平为笔名

他乳名邱亚皎,原名邱名昆,最初多用梦平为笔名,另署丘岷、邱子浩、龙琦、芭桐、晋逖等等。三四十年前,梦平的名字已很响亮,何以后来舍弃不用,必然有其原因,但他只表示他是马来西亚人,太太肖马,其原名中有“昆”就该有“仑”相伴,故而取“马仑”为统一笔名更为恰当。

由于在写作方面表现卓著,他先后获得9次由各华社团体颁发的“出版基金”(小说组),也陆续得过许多奖项,包括1985年荣获柔佛州各民族教师活跃写作奖,马华文化协会颁发的第2届(1979)马华文学奖项中的年度散文奖和第4届(1982)马华文学奖项中的年度小说奖,2004年荣获第8届马华文学奖,2013年获颁黄润岳文学奖,同年更获马华作协颁予“马华文坛长青奖”和“马华作协服务精神奖”,2014年12月则获得“亚细安(东盟)华文文学奖”。

著作丰硕 公认的健笔

马仑的著作丰硕是有目共睹的,是公认的“健笔”。他涉足各种文体,包括散文、评论、小品文和广播剧,但以小说为主。他也尝试写汉俳。早在1950 年代中期,曾以夏洛、江弦为笔名发表过新诗。《马华文学大系·诗歌(一)(1965 – 1980)》(2004)选载其诗作〈蒲莱山诗钞〉(共3首)。他从1961年开始便有单行本面世,至今已结集出版的计有下列71种(个人著作58种):

短篇和中篇小说集:

(1)《看见风的人》(与易草舒合著)(1961)

(2)《长堤》(1962,香港出版)

(3)《旱风》(1972)

(4)《不碎的海浪》(1976)

(5)《贝壳之歌》(1977)

(6)《山鹰》(1978)

(7)《飞向子午线》(1981)

(8)《黄梨成熟时》(1984,新加坡出版)

(9)《静静的文律河》(1986,新加坡出版)

(10)《浮生三部曲》(1991,新加坡出版)

(11)《城乡回旋曲》(1991,新加坡出版)

(12)《笑傲山野》(1994)

(13)《无根的花木》(1995)

(14)《马仑文集》(1995)

(15)《世间情》(1998)

(16)《断了单思线》(2005)

(17)《再见村长》(2012)

(18)《这么点风浪》(2013)

(19)《世界”二战”题材历史小说集》(2014)

(20)《赤道城乡路》(2014)

上述各书,共收录作者约150个短篇和6个中篇。

长篇小说:

(21)《迟开的槟榔花》(1975)

散文集:

(22)《绿化大地》(1991)

(23)《感恩前尘当下》(2013)

四、评论集:

(24)《马华文学之窗》(1997)

(25)《马华文艺脉搏》(2002)

(26)《东盟文艺长廊》(2011)

(27)《当代马新文人事迹》(2016)

青少年文学:

(28)《新马岛屿的故事》(1974)

(29)《小孩札记》(1976)

(30)《开埠人的故事》(1977)

(31)《犯罪的孩子》(1977)

(32)《马来西亚高原风光》(1977)

(33)《马来西亚巡礼》(1983)

(34)《幸福的孩子》(1984)

(35)《新马山峦的故事》(1989)

(36)《小青树》(新加坡出版)(1993)

(37)《到山芭度假》(新加坡出版)(1993)

(38)《新马岛屿风光和传说》(1994)

(39)《好日子会来》(新加坡出版)(1994)

(40)《复活少年心》(新加坡出版)(1996)

(41)《窗外有蓝天》(1998)

(42)《新马岛屿的故事》(修订本)(2004)

(43)《新马山峦的故事》(修订本)(2004)

(44)《少儿作文列车》(2005)

(45)《马新历史名人故事》(2006)

(46)《马新风土名胜》(2007)

(47)《都是好孩子》(2015)

(48)《马新岛屿故事》(选集)(2016)

(49)《马新山峦传说》(选集)(2016)

(50)《爱心最美》(选集)(2016)

(51)《分享儿童味道》(选集)(2016)

(52)《乔木的成长》(选集)(2016)

(53)《马新历史名人榜》(选集)(2016)

编著:

(54)《马华写作人剪影》(1980)

(55)《马华当代文学选o小说》(1984)

(56)《新马华文作家群像1919-1983》(2000)

(57)《新马文坛人物扫描》(1991)

(58)《演讲故事精选》(1994)

(59)《小学生演讲词精选集》(1999)

(60)《中学生演讲论说文选》(1999)

(61)《新马华文作者风采》(2000)

(62)《马华文学大系o中长篇小说1965-1996》(2000)

(63)《新马文人集影》(2010)

(64)《柔华作家百人文集》(2008)

(65)《笨珍恋歌》(2012)

(66)《龙中文采》(2013)

(67)《印象笨珍》(2014)

(68)《新文龙新苑杂志·创刊号》(2014)

(69)《新文龙新苑杂志·第二期》(2015)

(70)《新文龙新苑杂志·第三期》(2016)

(71)《龙中文荟1950-2017》(2018)

马仑从1977年开始搜集马新写作人、作家以及文化人共五千多人的传略(其中包括替全套《马华文学大系》(1965至1996)10巨册书写的457位作者简介),超过四千多帧半身相和生活照,分别编进五本专书里(单在其编著《新马文人集影》就刊载了3473帧图照)。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没有过人的精力和毅力,难以竟其功。从1979 年到2000年,马仑所编著的四部马新作者传略专集,是本土同类专辑的首四部――名列空前的第1、2、3、4名。

这些年来,马新只有数人在做着这种枯燥而又艰辛的工作,新加坡之佼佼者为方修、赵戎、林琼、李庭辉,马来西亚的雅波、马汉等已经去了,自李锦宗于2017年离世后,如今马仑可说乃硕果仅存的马华文史家。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