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党 笑到最后的渔翁?/南洋社论

为了2020大位之争,台湾政坛当下烽火冲天、炮声连连。

民进党的现任总统蔡英文和前行政院院长赖清德正斗得你死我活,国民党的高雄市长韩国瑜和鸿海董事长郭台铭也互不相让,而正当蓝绿两营在争取出线权之际,白色柯文哲坐收渔利的可能性,开始成为话题。



2018年“九合一”选举,柯文哲以微差多数票蝉联台北市长,经此一役,外界原以为柯文哲的政治生涯已快来到尽头,没想到蓝绿两营在总统候选人初选上的激烈争斗,意外地让柯文哲的民调节节攀升。

台湾时事评论员几乎都认为,柯文哲的“白色力量”,主要来自对蓝绿两营皆感失望的民众,而要是民进党和国民党因初选所引发的内斗没能真正平息,则浅蓝和浅绿人士极有可能颜色变白。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政治镜头并非绝无仅有,大马5·09大选,伊斯兰党就是在希盟和国阵两大阵营的决斗里,从选举的狭缝中脱颖而出,夺下18个国会议席及丹、登两州政权。

兵败大选的巫统,经过一轮的退党潮之后,党领袖就迫不及待地拉拢伊党,期望结合两党的力量,形成一加一等于二的简单方程式,在第15届大选重夺美好山河。

野心是从政者不可或缺的条件,没有野心的从政者或政党,永远找不到支持者,在这个道理下,巫统急于寻找新的政治伙伴,本也不是什么大错特错,怕就怕病急乱投医,以致最终“引狼入室”。



以整体实力论英雄,希盟、巫统和伊党三方,以宗教治党的伊党是最弱的一环,但只要肯客观剖析5·09大选的战绩,就不难发现伊党当时所获得的选票,除了本身打死不跑的铁粉,就是来自对希盟和巫统不满的中间选民。

由于对建立“回教国”的大方向从未改变,伊党的死忠支持者基本上不曾锐减;反观希盟和巫统,前者的民调节节下降,后者则还在领袖贪腐的漩涡中不断打转。要是这个局面维持不变,谁敢说有朝一日,伊党不会成为笑到最后的政治渔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