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有下一个赵文辉/郭碧融

在大马教育文凭中考获8A的学生赵文辉终于如愿以偿,获得霹雳州务边大学录取进入预科班就读,未知财政部长特别协调员黄伟益作何感想?

倘若大家的记忆犹新,在单亲家庭长大的赵文辉于上周的新闻发布会上,谈及本身申请入读预科班三度被拒于门外的经历时,不禁泪洒现场。



该新闻出街后引起许多网民的关注。有网民鼓励赵文辉继续努力,但另一方面也有网民对他冷嘲热讽,其中,黄伟益的留言——“去读STPM啦!又不是世界末日”就引起网民的热议,当中不乏批评的声音。

黄伟益也非省油的灯,在网上积极捍卫本身的立场,并在回应网民时说:“我绝对不会申请不到大学预科班就哭哭啼啼。”

黄伟益提出的看法并没有错,毕竟多数非土著学生都以大马高级教育文凭(STPM)的成绩申请进入大学就读。但,为何黄伟益会遭到网民的抨击?问题就出在缺乏同理心,并在未了解详细的情况下以高姿态发言,甚至漠视大学弊病丛生的招生制度。

其实,赵文辉未曾说过不要读中六,他之所以哭泣是因为心疼母亲经历的各种辛苦。所以,他希望可以通过预科班顺利进入大学,以减轻母亲的负担。



赵文辉当时的眼泪包含失望和不甘心。他不明白的是,为何成绩如此出色,却依旧不被录取?相信他很希望有关当局给予一个明确的答案。

这不只是赵文辉的独有经历。许多成绩优秀的学生都曾眼睁睁地看着,身边那些成绩比自己来得差的同学获得学额,这怎不叫他们扼腕?所以,问题的症结就在于预科班的招生制不具透明度,以致学生难以接受被当局拒绝的事实。

招生制度不健全

此外,每年在STPM成绩放榜后,人民总会看到相同的画面,即那些成绩杰出的学生因无法获得本身属意的科系,或被拒于大学门外而向政治人物求救。

直至今日,这个问题依旧悬而未决,政府也没有给予民众充分的解释。这样的情况看在学生或赵文辉的眼里,难道就不会感到彷徨吗?所以,若有机会通过更具保障的途径进入国立大学,那不是更好吗?

政治人物其实应从赵文辉的事件去探讨大学招生制的弊病,建议教育部长马智礼建设健全与透明的机制,以免那一张张满是惆怅、对未来深感迷茫的年轻面孔,年复一年地出现在媒体。

纵然赵文辉在经过政治人物的协助后得以就读预科班,但这并非根治问题之道,反愈凸显招生制度的不健全,即必须依靠政治人物出面、媒体的报道来争取学额,那考试成绩的意义何在?

民众并不反对政府协助弱势群体进入大学,因为这是依据需求来实行扶弱政策,但当扶弱政策被蒙上浓厚的种族色彩,将进一步边缘化那些真正需要被协助的群体。不要感到惊讶,制度一旦没有改变,还是会有下一个赵文辉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