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共识要有阳光/南洋社论

2015年3月20日,在国阵召开紧急会议上,由于12个成员党(巫统除外)齐声反对,政府欲接手“355法案”之举中途喊停,时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漏夜召开记者会,声称这是在国阵精神下达成的共识。

国阵掌权的日子,向来强调以“共识”治国;无论在内阁或州行政议会,只要有任何一名部长或行政议员提出反对意见,则有关事项或课题就必须被中止或搁置;来到国阵会议,情况亦是如此。



“355法案”是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以马江国会议员身分向国会提呈的私人法案,这项旨在扩大回教法庭权限的法案引发两极化反应;当时任副首相兼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指内阁有意将该法案改为政府法案后,巫统以外的国阵成员党马上群起反对。

是的,国阵最终确是收回成命,但这并不足以彰显国阵领袖经常挂在嘴边的“共识精神”乃治国之本,因为除了355法案,政府决策因而被撤回的例子少之又少,有人甚至形容所谓的国阵精神或共识精神,只是巫统用来堵住悠悠众口的一个政治布局。

2016年1月9日,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和国家诚信党签署了一份共同协议,同意希盟将摒弃1999年替阵及2008年民联所采用的“求同存异”,并以“共识”取而代之。换言之,希盟(当时土著团结党还没成立)往后的任何决定,必须取得成员党的一致认同才可落实。

日前,政府顾问理事会主席敦达因接受Astro Awani频道专访时,敦促希盟在处理政府事务上务必尊重共识精神,成员党之间对事件可持有异议,只是一旦有了议决,就应该保持一致,以免人民感到混淆。

达因并未点出希盟缺乏共识精神的例子,但当下可让民众感触得到的,就是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大学预科班招生争议,当教育部宣布将落实90%对10%的土著和非土著固打制后,多位来自民主行动党的二、三线领袖,都公开表示强烈反对。



问题的症结,在于教育部的相关决定是内阁毫无异议的共识吗?如果是的话,有关共识的基础又是什么?

简单地说,执政联盟以“共识”相处及治国,不失为一个可行之道,但它必须确保所达致的共识符合公平公正原则,且其背后的基础都时刻摊在阳光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