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A小股东难得战胜 /黄云浩

MAA集团的资本回退计划被小股东推翻。

这篇写在星期三晩上的文章可以出行,全因友人在星期三下午捎来一个对笔者来说是振奋人心的消息。处于PN17状态的MAA集团(MAA),资本回退计划被小股东给推翻了。

故事要追溯到MAA集团自2011年,卖了普险与寿险业务给苏黎世(Zurich)之后,获得一大笔资金,然而也因而失去主要业务而被归类为PN17公司。



若干年后,因为找不到新的生意,所以大股东在今年二月出了个资本回退计划来“应对” PN17的条例,当然,也可以说成是要帮小股东们脱身。

大股东的出价,套独立顾问的口说是“不公平”但“合理”的。合理的原因是相对半年前的股价,出价的溢价要多达115%。

在这类收购和资本回退计划中,MAA集团的小股东迎来了在大马交易所有史以来为数不多的胜利。笔者深切的体会这得来不易的胜利。

小股东“各怀鬼胎”

首先,小股东由数千人组成,个个“各怀鬼胎”。之前笔者常说的小股东“自相残杀”,也是因为日常买卖股票的,全都是小股东们(包括散户与散户托付的公积金局与其他的保险公司)。



君不见大股东是很少或没有参与交易的吗?如果大股东参与日常股票交易,笔者会很担心,因为生意事业赚的钱才是正道,跟小股东们挣赚市场的钱,有本末倒置之嫌。

第二,资本回退或是收购计划,会吸引特定的散户投资者参与其盛,从中赚取价差(收购价与市场价之间)並间接帮助大股东达成收购目标。

当然,也不是全部大股东这么“乖”,只守着他们的股权而不心动,也想参与一脚。

所以,如果笔者发现大股东只拥有少过33%的股权的公司,笔者通常都不太喜欢。除了因为有太多的股票落在散户手上,其中的散户可能还“藏有”所谓的“友善人士”。

友善人士或帮大股东

这些“友善人士”手上持有的股权,多数用来保护大股东的权益,包括了大股东在股东大会不能投票的相关人士交易(related party transactions)或经常性相关人士交易议程(recurrent related party transaction)。

经常性相关人士交易,包括了公司向大股东所租的商厦、买入特定的原料或半成品或大股东所提供的服务,如人力资源、系统管理等等。

如果经常性相关人士交易议程被否定的话,首先公司的运作必定会受到影响。而这一影响,也会波及生意。更有可能直接导致股价下跌。这可是伤人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试问有多少个人会对自己的“钱景”看不开?

说回MAA集团的资本回退计划。好友还在星期一转发一份打着MAA集团信头的公函,由非利益的独立董事发岀。

这封公函是写给小股东的,提醒他们说这资本回退计划可是他们投资的唯一退场计划。

这位独立董事是善意的。然而他不晓得小股东们要什么。结果,早在同一天特别股东大会招开前的股东大会里,这位独立董事与及另外两位独立董事,都接到小股东们大力投下的反对票。

独立董事股权越大越好

幸好独立董事蝉联的议程有大股东的支持票,否则在接下来的特别股东大会,独立董事不能出席,他们所“拥护”与支持的议案得不到他们的背书,那种情况笔者真的不敢想象。

反对相关人士交易

当然,小股东们也成功反对了MAA集团与大股东的经常性相关人士交易。

笔者心里嘀咕着,这些独立董事完全没有公司的股票,到底是不是一件不太好的事?

这有两派学说,没有股票,所以他不会有牵伴,更能以独立加专业地扮演好独立董事的角色。

另一边厢,既然他连一张股票都没有,他怎么会有心思知道这些手里有票小股东多年的煎熬?

连一张股票都没有,是不是也昭然若揭地显示他对所在公司一点信心也沒有?

老实说,笔者还颇可以接受独立董事拥有股权,而且越大越好,只要不大到变成或影响其独立性就行了。

最后,市场毕竟需要有不同目标,不同投资形式的小股东们,才能强而又力地壮大与生存下去。

或被强制下市

现在资本回退计划被小股东给推翻,PN17的球来到大马交易所的脚下,交易所会不会不理小股东的诉求而强制将MAA集团下市?

还是MAA集团的大股东淘个心,出个比较有诚意的价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