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空气无定价?/黄子伦

问你一个问题:在轻快铁里,什么东西最稀缺?

如果你和我一样都是喜欢安静的环境,一定会知道,答案是:耳机。



就我的观察,我国的公共交通系统是比以前进步多了,不过乘客素质似乎比较缓慢。因为每天早晨上班总会听到有些乘客要嘛打游戏、追连续剧、看社交媒体的视频,再不然就是大声播放语音信息。他们总是不会看环境来调低音量,又或者带上一个耳机,好像耳机比手机还要贵,搞得大家都买不起似的。

我这么说也许有点苛刻,但谁叫我就是喜欢安静的环境。而我也不想像个巡查员去叫人家调低音量,没办法,这种不文明的乘客实在太多了。

当我用到“不文明”这个形容词,或许有人就会开始较真,说:如果是聊天说话的声量太大,是否能够接受?

我的区分方法很简单:在公共场合里,如果当事人并没有尽他的努力去减少对其他人的干扰,那么他的做法就是不文明。同理,在封闭场合抽烟也是一样,不但损害他人健康,也是一种气味的干扰。当然,我也不想说什么社会文明要靠大众教育来改善这种废话。今天想要说的另一个角度,是这种干扰其他人的不文明举措会造成什么样的成本呢?



在轻快铁的两种成本

在轻快铁的例子里,我可以想得到两种成本。

第一种,是时间成本。你不是讨厌在轻快铁里遇到这种不文明的人吗?您可以选择乘搭更早的班车,人数的减少就会降低这类乘客出现的数量;第二种,就是其他交通工具的成本。你不要和这帮人一起乘搭公交,那么索性开车上班行了。换言之,像我这种不能忍受吵闹车厢的乘客就最好开车,因此,对我来说在车厢里的宁静成本,很可能和一辆汽车和相关开销差不多。

从这个例子继续延伸,为什么那些环境优美又地点适中的房子总是这么贵?无他,因为你附近没有人会给你吵吵闹闹,晚上不会有飙车党在大马路上炫耀他们廉价的自尊心、也不会有神棍在附近开神坛作法念咒语吵到你早晚睡不着,更不会有那种家暴的声音搞得你想要打电话报警。对这些人来说,他付的价钱哪里只是纯粹建筑和土地成本,还包括了整个社会的不文明成本。

当你的隐私和私人空间不断被侵犯,你就会有搬出去自住的强烈冲动,哪怕开销只会更大。从另一个侧面说,那些比较不文明的群众就是导致某些物品的价格只涨不跌的推手。

传统的经济理论会告诉你,要给空气定价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没有明确的“拥有者”和“使用权”,而且供应无限。但现实生活中,空气中的气味和声音传播会慢慢把人群分成几种人,然后随着他们对“空气的偏好”,空气就会在人们心里有了定价。

没错,空气是到处都有,不过新鲜的空气不是每个地方都有。关于这一点道理,吸了多年印尼烟霾的马来西亚人应该一点都不陌生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