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乏持续性宣传改善基建
吉辇河萤火虫旅游失光芒

吉辇河畔资源丰富,是萤火虫栖息的天堂。

(威南27日讯)13年前客似云来;13年后门可罗雀。高渊吉辇河畔观赏萤火虫生态旅游业“前途茫茫”?

13年前每名旅游业者平均每夜接待120名游客,目前每月平均仅接待约120名游客;高渊吉辇河观赏萤火虫生态旅游业因缺乏持续性的宣传与提升各基设而走过辉煌时期,今日黯然失色,不过,入夜后的吉辇河畔,一闪一闪的“星光”依然灿烂,并且为爱而追逐。



高渊吉辇河畔观赏萤火虫是在2005年开始兴起,通过培德校友会旅游组和爪夷前任州议员陈清凉大力鼓吹下,于2006年开始火红,人潮涌入高渊,生态旅游业大热,在陈清凉极力争取下,获政府拨款于高渊双溪达温路头兴建萤火虫抽象标志、出海游艇,以及2010年或拨款在老巴刹码头兴建一座萤火虫码头。

双溪达温路口提升为交通圈时,保留下萤火虫抽象标志。

全盛期每晚收入破千

业者王楚山受询时表示,他在2005年开始,以小舢板载送游客去吉辇河畔观赏萤火虫,2006年全盛时期,他和弟弟(合伙人)两艘船的收入平均每晚破千令吉,因此,逐步提升2舢舨为15人新游艇和新引擎。

“目前每个月若多人潮时,有超过200人,若是少人潮期,不到50人,收入不定,若有家人等着开饭的,此行业肯定不能充当糊口行业,只能是兼职而已。”

他指出,就如这半个月以来,在扣除燃油费后,两兄弟载游客的收入才区区650令吉,还不足够支付弟弟1人的工资呢。



“平日若有外国游客来,我和弟弟都会出航3至4趟次,有时没有外国游客的话,每周1至2趟都难,因为本地游客很多都已观赏过吉辇河畔萤火虫,他们不会成为回流客,但他们会携带亲友来观赏。”

王楚山:萤火虫依然很多,游客却少了。

王楚山:中港游客最多

1天一两趟船已满足

王楚山说,今年外国客多数来自中国、香港等,也有几趟新加坡和印尼客,日本客几乎绝迹了。

日本客几乎绝迹

“通常中国客旅槟行程,导游最后一站会安排来威南吃海鲜,过后乘船观赏萤火虫,当靠近丛林时天色甫暗,萤火虫一闪一闪的,很快满树都是闪亮“小仙子”,整团人都好开心。”

吉辇河畔观赏萤火虫生态旅游业下滑,人潮渐少。

他也说,本地客带亲友来观赏萤火虫就是带生意给他,他会让他们免费陪同亲友出游,以表谢意。

“假期期间有学生客,人潮会增多一些,1天只要有载上1至2趟,我们就满足了。”

王楚山也是高渊培德学校退休老师,他说,每晚其弟弟都会在老巴刹码头守候,等候游客上门,只有在多人或一辆巴士游客情况下,他才会与弟弟联手载游客出游,而他在白天是“渔夫”,前往峇都加湾海域捕鱼,自供自给或以市价转让渔获给友人。

老巴刹码头入夜后人潮稀疏。

未受防洪堤工程影响

萤火虫依旧成千上万

“吉辇河萤火虫依旧成千上万,只是游客少了。”

王楚山说,吉辇河畔沿岸都是沼泽丛林,非常适合萤火虫栖息,3年前水利灌溉局在河两岸兴建一道防洪堤,砍除许多棵树,并没有影响萤火虫繁殖。

“适合萤火虫传宗接代的主要是沼泽淤泥河岸,至于什么树品种并非最重要的生存条件。”

方美铼:提呈生态旅游业发展建议书给州政府。

方美铼:将呈建议书

打造生态旅游需政商合作

爪夷区议员方美铼说,打造生态旅游业需要私人界、政府和地方组织的充分合作,才能事半功倍,政府也应准备一个平台让业者有信心投资。

“目前驾驶船只的业者都没有执照,因此在发展这行业上面对挑战,此外,该处也没有一个完善的码头供业者载送游客。

他说,州政府已要求各区州议员提呈旅游、文化和古迹区保护建议书。

在这方面,他将在保护萤火虫生态上提呈建议书给州政府。

萤火虫成年后生命力仅21天,踏入求偶恋爱阶段。(图摘自网络)

书到用时:

萤火虫闪亮一生

网络资料显示,萤火虫是一种昆虫,其一生要经历卵、幼虫、蛹、成虫这四个时期。

萤火虫分为雌雄两种,雌萤火虫常常在草丛里爬行,雄萤火虫却经常飞行在夜空中,其尾部两侧有发光器,当它呼吸时,发光器内的“萤光素”被氧化而发光。

雌雄萤火虫是采取闪光讯号来互相辨识、打招呼,甚至求偶交配的“谈恋爱”。

除了成虫外,萤火虫的卵、幼虫和蛹也能发出萤光,闪亮度过一生。

报道:王连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