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秘书应“合格”/前线把关

当MSWG委派代表来出席上市公司的股东常年大会,这位代表将成为MSWG的股东代表,即成为一个企业提名人或代表。

MSWG拥有的很多上市公司的股票,这些股权确保MSWG可以委派代表去出席AGM。



我最近收到一名北部公司的秘书电话,要求MSWG将授权企业代表(ACR)正本根据该上市公司的提名表格里所提到的方式(即ACR正本须要在AGM的48小时前抵达注册办公室)投入于注册办公室。

他告诉我,把MSWG的ACR文件传真过去是“不好的做法”。

我马上解释说,我的同事已经传真我们的ACR文件过去,而我将携带正本前往5月23日的股东大会。电话交谈的结果并不好,因为我接着收到一封电邮要求呈上ACR正本。(将ACR文件传真只是礼貌行动,在2016公司法令里,这是不需要的)。

MSWG是许多上市公司的股东,根据CA第333节来委派代表,以企业代表的身份出席AGM。将ACR传真过去只是通知该公司,任何一位在文件上的职员都可以代表MSWG出席会议。

我很清楚地解释我不是以MSWG的提名人来出席AGM,因此我无须根据CA第334节的情形,要求提名表格必须在AGM的48小时前投入注册办公室。



以一位股东的企业代表和委托人的身份来出席AGM是有很大的分别的。后者须要把提名表格在AGM的48小时前投入注册办公室,而前者不需要。

我和我的同事们出席了全国数百个AGM,这还是第一次我面对这种要求。在无数个AGM中,我都可以提供ACR正本,出席会议也没有面对任何问题。有时候一些公司秘书没有收到MSWG的ACR传真,但凭着手上的ACR原件,我还是可以成功向注册官登记。

一般上,我们觉得公司秘书符合标准,以及有能力执行任务。董事部应随时确保公司秘书是否“合格”,而不是符合“资格”而已。这个例子,我们希望,只是一个例外的个案。

本周重点观察股东大会及特大关丹面粉(KFM)(股东特大)

根据通告第34和35页,Lotus和配售投资者王珊君(译音)将成为KFM大股东,在重组完成之后,共同持有37.36%至41.34%(根据最少和最多的情况而定)。

请问公司将采取什么步骤和程序来确保KFM和Lotus在协议中供应原料的交易(通告第43页),是公平并以及根据正常的商业条款?

柏丹(BERTAM)(股东大会)

2018年集团较高的净亏是因为较高的所得税费用,1500万令吉,这税务开支包括了多年前的1470万令吉不足额拨备(2017:多年前超额拨备是50万令吉)。

(a)请问这笔1470万令吉的拨备是什么性质?

(b)公司将采取什么措施以确保这不再发生?

恒源炼油(HENGYUAN)(股东大会)

我们注意到2018年报第69页和119页里,付给普华永道的非审计费用是25.405万令吉,比去年高19.6万令吉或338%。

a)公司披露该非审计费用包括一份详细审查。请提供该审查的性质和结果,以及对公司(如有)的财政影响。

b)公司觉得2019年有其他非审计费用吗?如有,请提供涉及之处和预测开销费用。

K-Star运动(股东大会)

主席献词(年报第13页)里说,中国的鞋类销售年增5.5%。董事部预测2019年的前景光明。(年报第14页)

(a)除了鞋业,过去5年,K-Star的营业额没增长,2018年营业额更比2017年下跌了14%(年报第5页)。为什么公司的营运额没有跟随该行业一起增长?

(b)K-Star过去5年都亏损(年报第5页)。“集团2019年的前景光明”的声明意味着跟随将在2019年转亏为盈?

游礼发产业(YNHPROP)(股东大会)

年报第144页,独立审计师报告里披露,截至2018年12月31日,集团的流动负债比流动资产超出了3.3615亿令吉。

该流动负债的短期应付款项和费用达2.839亿令吉和短期贷款6.16亿令吉。

(a)一年之内,公司为何有这么高的短期借贷和贷款?

(b)公司有计划重组短期贷款去非流动债务吗?如果没有,为什么?

万能(MAGNUM)(股东大会)

年报第8页里提到,董事部宣布了4次中期股息,总共是每股15仙,2017年的是每股11仙。

第85页里提到,集团的存款、现金和银行结存从2017年的3.346亿令吉,大增至2018年的5.039亿令吉。总贷款从2017年8.22亿令吉增加到2018年的9.379亿令吉。董事部考虑到股东利益,增加股息是值得赞赏的。

但是,考虑到集团的存款、现金和银行结存大增,董事部考虑派更高股息吗?除此之外,董事部有考虑将现金用来减低欠款吗?因为贷款的利率比存存在既然机构的存款利息更高。

百乐园(PARAMON)(股东大会)

卧龙岗大学(University of Wollongong)的UOWM有限公司将收购KDU大学学院有限公司、KDU大学学院(PG)有限公司的65%,以及KDU学院的70%。这允许UOWM有限公司完全控制三家学院的业务页营业(年报第17页)。

(a)公司为何决定退出大学教育业务?

(b)脱售何时完成?

(c)公司将因此派特别股息吗?

马电讯(TM)(股东大会)

1. 2018年报财政报表第11页,我们注意到以下事项:

(a)2018年Unifi取得6.183亿令吉亏损(2017:1.462亿令吉),为什么?2019年会继续亏损吗?

(b)TM ONE的盈利为何减少到5.463亿令吉(2017:7.548亿令吉)?预测2019年将继续减少吗?

(c)分享服务/其他录得2150万令吉亏损(2017:3270万令吉)。2019年预测会继续亏损吗?

2. 其中一名董事,余秀蓉同时是马电讯和国家能源的董事,这是利益冲突的情况。董事部有讨论这个问题吗?对此课题持什么立场?

Velesto能源(VELESTO)(股东大会)

我们注意到第195页里,修理和维修器材和钻机的费用从2017年的2170万令吉,大增至2018年的3170万令吉。这是什么原因?未来该费用预测会继续大增?

亚通(Axiata)(股东大会)

我们注意到5年标准化的税后归属股东净利(PATAMI)是呈下跌趋势,从2014年的23亿令吉,至2018年的10亿令吉(2018年报第40页)。

基于非现金会计处理,2018财年亚通录得令人惊讶的52亿令吉净亏(2018年报,总裁和总执行长谈话和第43页)。

随着公司专注于三核心策略和数字转型策略(2018年报总裁和总执行长献词),请问公司与此标准化的PATAMI将会改善吗?2019年的预测增长是多少?

UOA发展(UOADEV)(股东大会)

2018年的贸易应收款项的信贷损失拨备是903万令吉,比2017年的15000令吉高。(年报第109页)

(a)请问这是什么原因?

(b)这笔903万令吉对应收账目进度,股东资金和其他贸易应收款项是怎样分配的?

(c)请给予这笔903万令吉账龄分析?

(d)未来如何减低这里高拨备风险?

MAA集团(股东大会&特大)

我们注意到独立审计师报告(年报第70页)声明公司提交重组计划的期限已延长到2019年4月30日。集团进一步申请延长到2019年10月31日。

请问董事部有何最新的计划和期限来解决PN17的状况?在2019年10月31日以后,公司将继续申请延长期限吗?

特大方面,通过2019年5月3日的通告,收到美丽华收购有限公司和美丽华证券(BVI)公司(控制了38.67%的MAA集团股权)向其余61.33%或1亿6774万668股的股东提出选择性资本回退(SCR)建议,收购价是每股1.10令吉。

●为什么董事部不拒绝该SCR,因为献议价是MAAG每股资产1.91令吉的42.3%折价?(集团在2019年12月31日处于健康的财政状况,没负债,现金强劲)

●为什么董事部认为这对非利益股东是公平的,同时建议投票支持,以将脱售MAA回教保险的2.0815亿令吉余额转用于SCR的部分资金?(通告第45页)(脱售资金本来是用以协助集团未来的投资计划或业务)

马资源(MRCB)(股东大会)

业务报告中,产业发展和投资部门的外部营业额有所增加,从2017年的7.877亿令吉增加到10.427亿令吉,增加了2.55亿令吉或32.3%。

但是2018年的盈利只有9780万令吉,比2017年的1.686亿令吉低了7080万令吉或42%。(年报第160&162页)。

(a)请问较高的营业额是什么原因?

(b)较低的盈利是什么原因?

(c)该部门2019年的展望如何?

合成统一(HAPSENG)(股东大会)

因为受到较低的棕油和棕榈仁价格所影响,本财年的种植业务营业额是3.908亿令吉,比去年低了29.6%(5.551亿令吉)。因此,营业盈利下降了74.7%至3720万令吉(2017:1.469亿令吉)。种植业受到劳工短缺和高生产成本的冲击。(年报第11页,管理层讨论和分析)。

请问公司如何解决最低薪金上升成本压力,劳工短缺和肥料成本上升的问题?

免责声明●小股东权益监管机构持有文中提及公司少数股额。

●本栏简报与内容版权属小股东权益监管机构,所表达的意见是采自大众媒体。

●我们将尽力确保所发布的资讯准确及最新,但不担保信息和意见的精确和完整。

●内含资讯和意见仅供参考,并非买卖建议,或认购相关证券、投资或其他金融工具的认购邀约。

更多详情可查询: www.mswg.org.my

欢迎回馈意见:[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