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不还贷款惩罚家属
“高教基金局如阿窿”

高等教育基金局准备向内阁建议,严惩长期拖欠贷款者。(档案照)

(怡保24日讯)高等教育基金局(PTPTN)考虑不允许欠款者的家属申请贷款,家长大力反弹,直呼与“大耳窿”追债手法无异。

根据该机构日前在官网发布“公众谘询文件”,为实行更严厉执法的建议,该局除了考虑禁止拖欠教育基金贷款者更新护照、驾驶执照、注册或更新营业执照,以及公开欠款者资料,也考虑不允许欠款者家属贷款申请。



受访的家长向《南洋商报》表示,他们不反对政府向高贷借款者采取严厉执法追讨所欠的贷款,以便惠及后来者,但若是追债方式涉及家属,以逼迫家长就范,代子女还贷款就嫌过份,因为一人做事一人当。

一人做事一人当

他们认为,欠债还钱,天公地道,政府只需根据贷款者的收入水平,直接从贷款者薪金扣除设定的数额,以摊还贷款就行,如此不仅可以追讨回所借出的贷款,也不会侵犯到人权问题。

不过,也有一些家长乐观认为,政府最终会在政治考量情况下,不实行这些建议,目前只是探水温而已。

谢玉凤

谢玉凤:灌输子女正确观念



我育有4名子女,一般上,当子女大学毕业时,身为父母者都已达到一定的岁数,可能即将退休。

因此,如果子女借钱没摊还,就向年老的父母施压,对父母很是不公平,形同大耳窿的迫债手段。

我的4名子女全都还在念大学,若是没有高等教育贷款的协助,可想而知,父母的负担有多沉重。

我向子女灌输的道德教育就是高教贷款设立的用意与宗旨,因此,做人要有责任,毕业工作后就须摊还贷款,否则即使学业成绩多优秀,也枉为人。

有些人可以花钱买最新款手机、好车,出国旅游,即便高利息信用卡也有能力支付,却要拖欠高等贷款,因此,没钱还高教贷款只是个借口。

苏荣德

苏荣德:政府应循序渐进

高等教育基金局官网公布的6项建议过于强硬,或将影响借贷者的工作,断了生计,让情况恶化。

其实借贷人很多时候并不是本身有钱出国游玩,而是被公司遣派出国公干,政府禁止他们出境,必然影响他们的工作。

扼杀欠款者生计

禁止欠款者更新驾驶执照,营业执照等,也等同扼杀了他们生计,又如何在经济允许下再摊还欠款?

欠钱还钱,天经地义,但政府也须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毕业生有时需要4个月或半年时间,才找到适合的工作。

如果毕业半年就追讨贷款,会让毕业生喘不过气,毕竟目前生活水平越来越高,同时必须拥有基本生活需求,如车子等,才能投入社会。

如果政府不批准欠款人的家属贷款申请,在上述情况下,就无法协助子女拥有车子,而且也影响国家经济发展。

骆玉娴

骆玉娴:勿将责任推给家长

借贷者拖欠高教贷款不还,将影响后来的借贷者,尤其是目前国家经济败坏,政府没钱当儿,不得不采取严厉行动对付欠款者。

高等教育基金好些欠款者向来都抱持着无须还钱的态度,认为政府有朝一日必然会宣布豁免借贷者还钱,国民走向免费高等教育制度。

当政府采取强硬态度追讨贷款时,包括禁止出境等措施,欠款人才肯还钱,因此,政府只能严厉执法,迫使欠款人还钱。

身为大学生,拥有知识,必然能立足于社会,只是所享的薪金的多寡而已,但薪金低也不能作为不摊还贷款的借口。惟欠款人不还钱,政府不应将责任推至家长身上,这对于家长不公平。

陆志刚

陆志刚:涉嫌侵犯人权

这些建议过于强硬,涉嫌侵犯人权,而且欠款者牵涉到土著,因此,预料会引起极力反弹,最终行不通。

其实最佳的催收方式就是在欠款者的薪资中直接扣除,如此不会伤害到欠款者的尊严,也不会影响他们的生计,同时连累到家长。

子女调教不好是父母的责任,但若子女大学毕业,应是个有知识与智慧的人,必懂得欠钱还债的道理,因此,除非国家经济崩溃,不然就是大学教育失败、人文与社会的失败,否则没有理由10个大学毕业生,10个都找不到工作,无法摊还贷款。

我的3个孩子,一个已毕业踏入社会、一个正在大学,另一个正准备进入大学,他们都是向高等教育基金局贷款升学。

报道:黄清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