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STPM考生/利亮时

希望联盟执政一年又两个星期,人民固然要给新政府时间解决当下的种种问题,但新政府为何让一些老掉牙的问题,依然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华文小学教师不足、成绩优异的华人子弟升学面对层层阻力,这包括无法上预科班,或无法选到自己想攻读的科系。这些戏码在国阵时代出现,大家都不会觉得奇怪,而马华公会也在这个时候出来处理。这个不应该在一个民主国家出现的异常现象,却一直在我们眼前出现,实在令人惊讶当时国阵政府为何放任问题的存在?



如今改朝换代,新政府应该很清楚这个陈年旧问题,但仍让其出现,而解决方法也类似昔日的国阵,这是怎么回事?国家机器的运作一直都存在行政上的疏失?抑或新政府放任而缺乏督导?此时此刻,有过来人表示,无法进预科者,可报读STPM。

笔者亦是过来人,当年也是一位STPM生,不妨在此发表自己的体验。STPM作为升学的主要考试,并且以成绩优劣作为评定升学的话,这绝不会产生问题。

然而,问题是在半世纪前的风暴发生后,教育的调整就出现歧异发展,大学预科班的产生,其实是凌驾STPM。然而就考试公平、公正角度来看,STPM是较没有争议的。

高坐庙堂忘民间疾苦



最后则是,当我们选择STPM,也拿下优异成绩,但从这个考试拼出来的优异生能如愿进到他们想念的科系?答案不言而喻。笔者相信很多华裔过来人都很清楚问题的关键,有些人不要高坐庙堂之上,就忘了民间的疾苦。

笔者当年成绩中等,报读STPM不会有半句怨言,最后无法进马来亚大学,也只好远赴海外,以海外政府的奖学金及自己工读来完成学业。由于笔者不是我们华人的精英,只好自生自灭,但我们华人子弟的优异生为何每年都被拒于高等教育的大门之外?是因为国家英才辈出,升学之门的竞争十分激烈而无法接纳其他精英?若是如此,我们的华基政党或华团应该跟国外教育部合作,把我们的华裔优异生推荐给他们,以便让我们过剩的精英出口他国或地区,例如中国、新加坡、澳洲、美国、英国、台湾及香港等地。

为了解决这个陈年老问题,我们有必要动起来,让成绩优异者十年寒窗,有个理想的出路。

(作者为台湾高雄师大东南亚暨南亚研究中心教授兼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