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民主比印尼进步/南洋社论

印尼总统选举21日凌晨成绩揭晓,原任总统佐科以10.8%得票差距,击退挑战者普拉博沃;随后,普拉博沃支持者发动示威,进而演变成大规模暴动,酿成至少6死200余人受伤惨剧。

这场在上个月17日举行的总统选举,佐科获得约8503万票,得票率55.41%;普拉博沃得票约6844万张,占44.59%。在全国34个省中,佐科赢得21个,普拉博沃只在13个省胜出。



佐科的胜选,从数据上看算是有说服力的,然而第二次竞选总统职失败的普拉博沃却认定选委会偏袒佐科,质疑选举存有严重舞弊,并声言将向宪法法院上诉。

可以预见,印尼政局在短时间内将无法回归安宁,而因选举所引发的暴动,将对这个拥有2亿3000万人口的国家造成多大的社会撕裂,某程度上“掌握”在败选者派系手中。

10.8%的选票差距若还不足以让普拉博沃承认败选,难免让人觉得败选者有不肯面对现实之嫌,万一其在法院上诉得直,整个选举成绩最终宣告翻盘的话,印尼政局和治安或将永无宁日。

民主制度最伟大之处,就是“少数服从多数”,但每当其“多数”属于“微弱的多数”时,反而会沦为败方鱼死网破、伺机反扑的借口。



印尼人口中,86%是回教徒,可宗教团结和民众对民主精神的诠释却不成正比,加上有心人居中煽风点火,不愉快事件也就一触即发。

马来西亚是个种族宗教多元化的国家,5·09大选促成了史无前例的改朝换代,当时政权得以和平更迭,我们必须承认,这是前朝政府对民主选举的服从,而掌政经验丰富的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更是促使整个局势在极短时间内趋向明朗化和稳定的舵手。

能风平浪静地完成独立以来的首次政权更迭,乃马来西亚之大幸,但所谓居安思危,印尼的选举暴动必须引以为鉴;如今希盟政府应该要做的,就是兑现大选承诺,全面解放选委会,让其置于国会监督之下,免于首相和其他政治人物干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