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分家 病人更有保障/王程弘

我国卫生保健系统可分为6大组别,分别是公共领域的政府健康诊所、县医院、中央医院,私人领域的普通诊所、非卧床式护理及医药中心。除了私人领域的普通诊所,其它5组皆落实医疗与药剂分家制度。

医疗与药剂分家意味着把普通诊所的医疗和药剂功能分开,医生负责诊断及开药,配药权力则落在药剂师身上。



在医药分家制度里,医生为病人诊断后,依据病人的病况开药方,病人领着药方到药剂行咨询药剂师,由药剂师负责配药,整个过程达到病人及药物安全目标。

我国应实施医疗与药剂分家制度理由不外乎是两点,避免医生开错药和开多药。医疗失误的后果可大可小,来自美国的报告显示,每一次的医疗失误平均耗费8760美元(约3万6354令吉),社会资源的流失是医药不分家的另一重弊害。

其实,医学系专注于病理生理学,主要研究病发原因、症状、治疗方法等。反观药剂系利用4年专研各种药物的来源、化学成分、制造方法及其用处,更懂得对症下药。所以,在医药分家制度下,药剂师扮演“稽查师”角色,审核医生开出的药方,达到制衡效果,避免医疗失误。

药剂师通过专有的药物管理系统筛检药物处方,保护病人不受药物危害,避免配药错误、药剂和药剂强度过量或不足、药物成分重迭及药物过敏等状况。药剂师也会检查药方注明的服用次数及时段是否准确。



医生倾向开贵药

若实行医药分家后,医生能更专注于诊断,药剂师则负责配药及提升民众对药物的知识,各司其职,减少医疗失误,并且防止医生以药补医,保障病人权益。

我国理大研究报告指出,在我国,拥有配药权的普通诊所医生开出的药比其它组别的医生还要高。不合理的配药不仅提高就诊成本,也降低了医疗成效。

PLoS医学杂志论文指出,非专利药物的价格比专利药物便宜30至90%,但对比其他医生,拥有配药权的医生却更倾向于开出专利药物。

刊登在儿科学与儿童保健杂志的报告更揭露,私人普通诊所开的抗生素处方比公共医药机构还高出7倍,增加了致病菌的免疫,对未来的治疗效果大打折扣。然而,医药分家后,医生不再拥有配药权利,利益冲突也不复存在。甚至医生和药剂师之间的制衡机制能保证病人福利的最大化。例如韩国实施医药分家后,总体配药的数量降低5%。台湾的经验更显示医药分家后,配药的比率减少17%至34%。

医药分家短期内固然导致普通诊所收入下滑,也为病人带来不方便。但长期而言,病人的福利保障应该是政府决策时的首要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