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文艺】振天声剧团以“慈善”为名在马来亚演出(第五篇)

20世纪初,马来亚的的革命志士,已经意识到戏剧能够“潜移默化”地改变华侨的思想。

清朝末年,身在马来亚的革命志士,已经意识到戏剧能够“潜移默化”地改变马来亚华侨的思想。戏剧,既能够将华侨的传统封建思想解放,也能在异地鼓动侨胞对中国祖国的国家认同和民族归宿感。此时的马来亚,将作为支持中国革命行动的大后方。

为了传播革命精神,马来亚华侨推行戏曲改良,要求不再演出神鬼迷信、升官发财和才子佳人的戏剧内容,而是能够达到“开通民智、针砭社会、民族觉醒”的戏剧主题。



随着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相继逝世,清政府宣布国丧期间禁止演戏。恰逢中国广东省发生水灾,香港组成了“救济八县水灾委员会”。振天声剧团,希望以救灾的名誉,下南洋演剧向华侨筹款。

引起抗议 要求停演

振天声剧团在英属马来亚各地巡演,包括星加坡、芙蓉和太平。背后精心策划者,有孙中山先生。该团的演剧内容,夹杂着强烈的革命精神。当时的报章形容:“所串之戏,俱是将官场腐败情形演出”。这,曾经引起马来亚保皇党的抗议,强烈要求停演。

由此可见,戏剧创作者不管是亲政府或是反政府的,已经强烈意识到戏剧内容将带给侨民和社会的强大效应,戏剧和政治的关系已经开始在马来亚发生。振天声剧团以慈善名誉演出,最终获得广大侨团和侨民的支持,成功摆脱了保皇党的阻扰,顺利在马来亚巡演。

振天声剧团,以“慈善”为名在马来亚演出,不仅有效地为演出护航,而且也广受侨胞和华社的支持与响应。当时,许多团体和华社领袖,纷纷赠送牌匾以示祝贺,包括振武善社送“造世英雄”、陈武烈和张震东送“取诸人以为衫”、郑昭杰和黎贤良送“功趋时世”、杨锡伍合黄耀廷送“是真志士”、吴燧公送“振刷汉族精神具演当观此剧,深悲粤民饥溺关心乃在斯人”、吴业琛等人送“振奋精神为救八邑灾民远来请命,天然道德可惜害群妖匪惯照谣声”等等。这些牌匾的字义,能够反映戏剧演出与国家、民族和社会的紧密关系。



获普罗大众支持与响应

振天声剧团得到社会上普罗大众的支持与响应,促使马来亚各商各业不敢分“福帮”、“潮帮”、“广帮”等势力,皆给予筹募赈灾效力。同时,演剧还能够得到官方或反对派势力提供的方便,达到事半功倍完成演出的效果。

虽然,当时的马来亚保守派势力还很强大,藉维护传统的中华道统和孔圣思想,来排斥和拒绝进步的革命思想,但是,振天声剧团为中国广东省八邑水灾筹款名誉,促成了“演剧”与“慈善”之名,开始在马来亚成为了一个最佳的搭配名词,两者彼此互助互通互信,即以戏剧启迪民众,也为中国祖国和马来亚当地的救难筹赈,为达致迈向现代化社会发展需求,取得了积极的影响。

振天声剧团,也以“中国振天声社改良新戏”的名誉为号召,成功在马来亚芙蓉、吉隆坡、巴生、怡保、太平、霸罗、金宝、务边、庇能(槟城)等地巡演。演出的剧目包括《梦后钟》、《烟精拜年》、《雄飞将军战死榴花塔》和《搏浪沙击秦》。

自此,“改良新戏”的呼声在马来亚遍地响起,产生了巨大的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