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库潜在的活水财源/黄子

都说“和坤跌倒,嘉庆吃饱”。究竟嘉庆吃得多饱?野史官史众说纷纭,最“够力”的说法是抄到嘉庆朝10年总税收8亿两,最保守的说只有两百多万两银子——珠宝田产房屋等等不计在内。

保守派认为所抄银两不多,指其主要目的不在经济,在政治。这大概也仅能视之有此一说而已。古代城府深的皇帝,老谋深算,常常任凭官员去搜刮民脂民膏,其实是假借他们的魔爪“伸”入民间,压榨广大民众。等到真须用钱时,就来个收网打贪抄家,叫贪官们身败名裂,大快人心,朝庭收得满盆满砵,皇帝还赢天子圣明的美名。



和坤贪婪,乾隆不会不知其贪,其一无人比和坤更明上意,办事能力超强,用起来极为顺手畅心;其二乾隆也不会不知,他自己大好喜功,骄奢挥霍之后嘉庆的败政压力。和坤20年的搜刮,正是他留给嘉庆一大笔定存。抄家,肯定是政治,但不会不为了经济。

其他名目指日可待

前朝留下大笔国债及一大批不合理天价的工程。巨型基建重新谈判结果不错;希盟即要废掉最大活水财源GST,以SST取代,两税之间落差两百多亿,天上不会掉下来,地上也不会自动喷上来,因此,开渠挖井,引泉打水乃必然之举。

原本不分肤色种族全民一体缴交的GST,废了之后,所增项目以填补缺口,大者如5%产业税基本上由特定族群埋单,其他如离境等则由特定群体负责。水费涨价之后,电费如何,看来也是蓄势待发耳。其他名目亦是指日可待。



如今国库张力仍然未松,安华也表示财长难当。希盟上台之初,挟民意而设希望基金,收割人民爱国热情。但所得毕竟有限。希盟若欲填平废除GST后的两百多亿缺口,加紧追查中小企业和专业人士税务,也是极有潜能的地下水源。至于刚刚入禀法庭追讨养牛公司欠债,若能讨回,那较希望基金的数额大。

前诸侯皆希盟油井

1MDB可以充公,能讨回多少,不能太乐观,马可斯和苏哈多即为佳例。纳吉和阿末扎希被控洗黑钱,倘若证明有罪判之入狱,政府能有所得吗?但以他们多年为官的收入与财产能相符吗?若前朝一众强人违法割地的割地,暗中卖地的卖地,强人们诸侯们的财产,基本上看起来都和他们的收入,难以相符。

例如已故的部长,高堂老母和儿女们公然在公堂上争夺20多亿财产,他在世为官日子不长,那20多亿财产从何而来?所得税局也好,反贪会也好,上门一查,岂不一清二楚。

至于像查白毛查到他竟是清清白白,也许可考虑把反贪会和所得税的业务,外包给新加坡或香港的廉政公署,应会是成本更低效能更高。刘肥仔告诉家人,1MDB是他找到的一个金矿;和坤是嘉庆的金矿,前朝的诸侯强人们,才是希盟政府可以挖掘的油井!

查税追税,别只向工商专业人士平民百姓,那些恶名昭彰的公务员、前政客及现政客,即使是该缴的税,也是金矿油井;若是贪污而来的财产可以抄家,说不定抄出一条彭亨河的滚滚钞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