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积蓄
只为最后风光大葬

《观尸·旅》/下篇

托拉查人一生赚取的钱财,都是为了死后的风光大葬。丧礼仪式之长短因人而异,而祭品更是葬礼不可从缺的。普通百姓的葬礼多为4天,贵族可长达一个月,让亲朋好友能陆续抵达吊丧。



牛角轿子上放了棺木,并以人力推动。

托拉查人很重视丧礼仪式,一旦接到村里有人逝世,即使身在外地工作也会千里迢迢回来送死者最后一程。

前来吊丧者会带着米、糖或酒当作帛金,或直接把钱交给丧家以示哀悼。感情深交的亲友会携带水牛或猪只前来。这些帛金其实都是人情债,日后对方若家有葬事,帛金还是得“还”的,这与华人习俗有些类似。

围绕着棺木唱歌跳舞。

邀游客助兴起舞

丧礼期间,死者的家里会聚集亲朋好友,在吃了烧猪饭以后就准备游行。之前,吊丧者会先围绕着死者棺木唱歌跳舞为死者欢呼,且还会邀请游客一起助兴起舞。



一旁穿着传统服装的小孩,或男孩或女孩会手持竹竿和死者遗照,随着丧礼游行。另外,也会有乐队敲锣打鼓陪同一起。

约20名强壮男人开始用力推着装有棺木的牛角轿子,底下是拖板,轿子屋顶设计呈牛角状。

村民都身穿黑衣尾随。虽然身穿黑衣却打扮漂亮,女性还化上美妆戴上首饰,相偕送死者最后一程。一条长红布必须跟着游行列队顶在头上一起拉,红布条系在棺木架子上,红布黑点一条线在村落里川行,直到游行至举行丧礼台地点。

参与出殡的亲友逾百人,皆是顶着大太阳边走边笑;丧礼没有人哭泣,因为他们相信亡者上了天堂。

来到高端的丧礼台,棺木会往上摆放,意味更接近天,也代表死者灵魂升上天了!四面建了一些木制的休闲亭子,以让参加丧礼的人坐着,主人家会端出茶水和点心招待客人。

丧礼最后一天则会把尸体抬入石洞或现代式的木屋坟墓里埋葬,类似出殡的仪式。

据说,逝者的灵魂将乘搭水牛升天,因此,亲人会竭尽所有财力供奉水牛,让逝者走得一帆风顺。

参与丧礼的亲友在木棚里闲坐,等待杀牛仪式的结束。

水牛承载灵魂使者

“杀牛”是丧礼的高潮部分,场面是血淋淋一片。屠夫手握锐利大刀,看准往水牛的颈部用力一挥,水牛就倒地了。被祭献的水牛和猪只过后会被分割给前来吊丧的村民。



宰杀的水牛越多,代表着死者丧礼越隆重,越是有排场。

他们相信,水牛是承载灵魂的使者。因此,葬礼期间祭献的水牛越多,往生者的灵魂就越快抵达天堂。

丧礼仪式开始,小孩得穿上传统服装,手持死者遗像。

虽然在荷兰统治时期,该殖民政府禁止托拉查人花费庞大财力举办丧礼,但至今,他们还是极度重视该仪式。而采用竹子搭建的丧礼台及休闲亭子全是特别为丧礼搭建的,丧礼一结束,都会被烧毁。

从外来者的角度来看,我认为这样的丧礼的确劳财伤民,浪费之极,人生在世辛劳的拼命赚钱,竟然是为了丧礼费用……当然,有关传统习俗,也非我们外族人士所能了解的。

头顶大太阳,参与丧礼的人仍笑容满脸。
斗牛比赛为丧礼人士提供另外一种感官刺激。

闭幕仪式:斗水牛

过去,仪式最后会以斗鸡洒血作为结束,而且是必须进行3场斗鸡,由于斗鸡不仅是在丧礼时进行,很多居民日常以斗鸡为赌博娱乐,因此当地政府已禁止斗鸡活动,才让如今的丧礼从斗鸡仪式改为斗牛仪式。

举行丧礼的附近草场,会同时举行斗水牛比赛作为丧礼的闭幕。草场旁一早已经围满了人群霸位等候观看斗牛。

丧礼结束后的斗牛比赛,围观者特别多。

只见两只水牛的牛角互斗、互撞,牛只行动敏捷,先离开的牛就算是输了。

斗牛场并无围栏,如果期间牛只突然撞向人群,将会导致围观者受伤,可说相当的危险,所以看守者很重要。导游丹尼尔就呼叫我们勿要站在最前端,带我们到安全处看斗牛。

斗牛的紧张刺激与娱乐氛围,让参与丧礼的人士观看后,挥掉悲哀。

另外,公开斗鸡娱乐活动虽已被禁,丹尼尔还是带我们去看非法斗鸡活动,斗鸡一只脚被装上刀片,两只斗鸡搏斗时,必得一只阵亡才能结束。

水牛市场售卖各种牛只,一只普通水牛叫价3万令吉。

水牛地位:牛角形的响往

在托拉查人心里,对水牛有一种响往,无论是住宅建筑物——牛角屋,棺木——古老棺木都是牛角状,丧礼游行的轿子也是牛角状。

挂得最多牛角的屋子主要彰显着家族的荣誉与财富,丧礼中捐献的水牛越多、牛角越多,也是一种财富的彰显!所以,家族显赫的牛角屋可以见到正前门的主柱,都挂着一整排壮观的牛角。

一场丧礼,至少要宰杀一只水牛,如此才能载着死者的灵魂升天。

我们前往水牛市场,数千只的水牛被饲养、等待售卖。一只普通的水牛叫价3万令吉,还有一种称为Melako的黑白色水牛,则是叫价40万令吉,令人咋舌。

斗鸡娱乐赌博成风,如今已被禁。
一个家庭会建2至3间牛角屋。
牛角屋是托拉查人的房屋特色。

牛角屋:荣耀象征

这里另外一个特色是村民多数居住在牛角屋里!牛角屋的形状像牛角又像船。主要以木板搭建而成,屋顶则采用竹子搭建。屋顶的形状很像牛角,因此被称为牛角屋(Tongkanan)。

传统的牛角屋室内面积窄小,前后两头各有一个架高的卧房之外,一处是夫妻卧房,对面一处是招待宾客的卧房,介于两间卧房中间位置是饭厅和起居共用的地方,一侧则是炉灶,挨着洗涤和小便的石槽。

通常一个家庭会建造2至3间牛角屋,两间作为主要卧房,另外一定要建造的是小型牛角屋,则是储藏稻米的储藏室,里面会放置很多稻米,让种植的稻米有储藏的空间。

托拉查人的社会组织是以“大家庭”为基本单位,每个大家庭各自形成一个村庄。在塔娜托拉查,一共有60余个新村,亲戚间互相团结、互相帮忙,人情味浓厚。

牛角屋前门挂着的牛角,彰显家族的荣耀。

牛角彰显财力

挂着越多牛角的牛角屋正中心则是展现家族在丧礼时所获捐献的牛只有多少!同时也彰显着家族的荣耀;家族牛角屋的多寡视家庭的财富地位高低而定,财力雄厚的大家族,牛角的排列也会特别壮观。尤其Kate Kesu是一个游客喜欢走访的村庄之一,这里的家族屋前方气魄雄伟,一列排的牛角让人叹为观止。

牛角屋的来源据导游丹尼尔解说,托拉查人早期是居住在位于低洼水流区,他们唯有造船,后来迁移至山区以后,将船只倒反改装成屋子,屋子的颜色主要以褐色、白色和黑色彩绘为主。

另外,也有传说托拉查人是从中国飘洋过海来到印尼这片土地的,因此祖先就把船只倒过来建造成屋子。

黄秀宝以身示范,进入牛角屋米仓。
水牛养在屋下方的空间。

感想:团结的族群

托拉查人对丧礼仪式的重视非外人所能理解,但是他们对于死亡的态度是积极的,以欢笑来缅怀亲人,这与中华民族对死亡的悲哀与避忌,观念大大不同。

从净尸文化中,他们见到并触摸死者尸体却毫不避忌,反而是高兴家人能再次团聚。

同时,他们将死者留在家里像“病人”一样的陪伴,也是一种心态积极的思维。

从托拉查人的丧礼仪式中,可看得出他们是团结互助的族群,他们会协助丧礼等事宜,一起进行净尸仪式。

游览了托拉查人死后的独特丧礼文化,我站在最靠近死亡的地方——塔纳托拉查耶稣山上,头顶着一片蓝天白云,俯视着绿油油不规律的梯田,思考生与死。

信奉基督教,带领我游历整个区的导游丹尼尔,是一位基督教信徒,他指着白骨骷颅头坦言说:“人死后就只剩下白骨,我们应该好好珍惜在生之年的时刻……!”

牛角屋睡房。
蓝蓝的天与尖立的牛角屋,意想不到的是这里竟隐藏着奇特的丧礼仪式。

报道·梁慧芳 摄影·梁慧芳、黄秀宝

报道·梁慧芳 摄影·梁慧芳、黄秀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