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彼岸】心中的仓央嘉措

(图由江子提供)

据说风马旗每飘动一次,就如念了一遍经文。

静卧香格里拉山脉的喇嘛寺院,色彩亮丽的亭台楼阁绕在山腰,蓝、黄、绿、红、白色的经幡,集合着金、木、水、火土的意识,在人们头顶飘扬庇护。



五彩经幡下寻寻觅觅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最诗意的智慧,最深情的浇灌,以出世之智慧,明世间之情感——

那一天   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诵经的真言。

那一月   我转动所有的转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我叩长头葡卜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我一次又一次转山,不为修来世只为在途中与你相见。



众声喧哗,人云亦云,还原一个真实的仓央嘉措,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其实,仓央嘉措早在三百年前,就给后世留下了一把理解他的锁匙,这把锁匙就是仓央嘉措自己创造的一个藏语词汇:“玛姬阿米”。仓央嘉措诗歌的第一首写道:

在那东山顶上,升起了皎洁的月亮。

玛姬阿米的脸庞,浮现在我的心上。

今天,很多人是透过拉萨八廓街的“玛姬阿米”酒吧知道这4个字的。有酒吧的服务人员告诉人们,那里曾是仓央嘉措“秘会情人”的地方,玛姬阿米的意思就是“情人”,有的服务员还说,玛姬阿米就是仓央嘉措情人的名字。

美丽的误会

事实上,玛姬阿米直接翻译过来的意思,是“未曾生育我的母亲”,此前的外界学者都本着情歌的套路,把这个词理解为“未嫁娘”、“娇娘”、“少女”等等。事际上,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这个词的真正意思,是由于年轻的仓央嘉措看到东山冉起的皎洁月亮,心中升起像明月光辉一样广大的慈悲情怀,于是,“母亲般的众生”形象,清晰地浮现在年轻活佛的脑海。

对玛姬阿米的观想,是一种修行;对爱情的响往和怀疑,是一种修行;对人生变幻的感概,更是一种修行。从至尊至贵的法王到一无所有的囚徒,再到浪迹天涯的孤僧,仓央嘉措看似失去了昔日的一切,但是这种失去,反而让他更加懂得拥有——他从不提起过往的名位,也不沉迷于未来的虚幻,而是让心时时安住在当下。

道歌方式还原仓央嘉措

最近访问了热腾仁波切,他愿以道歌的方式还原一个真实的仓央嘉措,所有的寂寞与误解,在圣僧和情痴之间,要为仓央嘉措正名。

热腾仁波切说,从他的诗歌和传记里都可以看出,他从来都没有对他的宗教和佛法产生过任何的动摇。即使不是全部,起码他的大部分诗歌,表达的都是对佛法的敬畏,以及对众生的劝谕。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仓央嘉措,就如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香格里拉,一处神秘而引人幻想惹人向往的净土。

我们的导游扎西尼玛,从事旅游包车服务已有10年,问他香格里拉究竟在哪里? 他回答:“寻找心中的日月。”

“香格里拉”一词早在一千多年以前藏文献资料中就有记载,意为“心中的日月”,是藏民心目中至高至尚的“如意宝地”。

在如是祥和的如意宝地,与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一起修行去! 

走上一条清清楚楚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