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做烂市场”/黄子伦

最近有名律师公开责备那些在友族同胞面前使用中文或者方言交谈的华人,认为这会使得语言不通者非常尴尬,是一种极度不尊重他人的行为。某程度而言,我能够理解他所说的,不过他的言论是严重缺乏包装以及有失公允。

你可以鼓励大家和友族同胞谈话时用同一种语言,以增加沟通效率和减少隔阂。而我相信大多数人在生活上都会尽量用对方听得懂的语言去沟通,除了那些想要通过卖弄腔调来获取优越感的人,因为有效沟通不是他们说话的主要目的。我以自己的小人之心来揣测,这位律师身边恐怕都是充斥着这类卖弄外国腔调的人。



胡乱贴上“粗鲁”标签

当他反过来谴责大家用不同语言就会有问题,因为这是胡乱给大家贴上“粗鲁”的标签。要知道我们会转向使用不同语言来沟通,很有可能纯粹是对方在共同语言(马来文或英文)的表达能力欠佳、有可能是亲切感、有可能是一种谈话习惯、甚至可以是纯粹想搞小圈子。这些都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也不是什么罪过。人类的社交圈子本来都是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小圈子”所组成,我们不需要假扮大家都是一样的人,我们从来都不是,也不会是。

这位律师另一个更偏颇的角度:为什么特指华人呢?用别的语言来造成沟通隔阂难道就只有中文和方言吗?难道这位律师不知道许多印度人见面也是会瞬间用淡米尔文交谈吗?即使是马来同胞的马来文也有不同腔调,他们可以让你清醒地知道他们是说着马来文,但你就是听不懂也跟不上。如果有留意马来网民在社交媒体的留言就会发现,同样都是马来文,马来网民的缩写比中文的火星文更像火星文,你不是那个圈子里混的人根本就无法解读。

这位律师先生可否也告诉他们不要用我听不懂的语言在交谈?

大家会发现,当我们往这位律师的言论逻辑一直追问下去,就会触碰到一个更敏感的问题,那就是:到底谁的玻璃心需要被照顾?依据什么来制定标准?为什么是这个依据?



这番言论出来之前,大家本来就依据一些不成文规定、或者某些社交圈子的默契来相处,以国家多年的义务教育,我们是可以相安无事。但这番言论出来之后就不同了,大家从此多了一个判断你是不是野蛮人的标准。就像是某个赌场富二代用几万朵玫瑰向名模求婚被争相报道后,相信许多男士都感受到程度不一的压力。所谓的“做烂市场”就是这个意思。

所以我一直不喜欢媒体报道那些有点夸张、违反人性、看起来像作秀的道德行为。那些受过高水准教育的律师,就更不应该发表这样的看法。

在马来西亚说中文和写中文一直以来都给我有点奇妙,轻微被歧视的尴尬处境,招聘时不准用中文来筛选人、中文说得太好就会被误认英文很烂、和中文相关性质的工作待遇超低、有人搞中国那套规范用语。

现在,有友族同胞在场,连和华人说句中文都要背上罪大恶极的罪名。看来,“外斗外行,内斗内行”真的存在华人的基因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