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步步难行/南洋社论

经历大选三连败,而今仅剩一个国席的马华,几乎已来到一蹶不振的地步,前卫生部长丹斯里蔡细历医生为这个曾由他领导的政党把脉时说,马华唯有退出国阵,才可能找到出路,并建议马华与国大党、民政党及人民进步党进行合作。

接受“透视大马”专访时,蔡细历放下了其与马华现任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博士昔日的“恩恩怨怨”,称赞后者是个称职的反对党(议员),可惜在党内却面对独木难支的困局。



是的,身为反对党在西马唯一的华裔国会议员,魏家祥在国会很多时候唱的是“独角戏”,尤其在关系到华社权益的事项上,总是很难取得同僚感同身受的支援。

不管怎样,魏家祥普遍上被认为是一名合格或出色的反对党议员,虽然有时候他会显得相对孤独。

不过,来到政治这一板块,蔡细历指马华党人对魏家祥的声援有所不足,倒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一般观感,区级及州级,甚至是来自中央的众多马华领袖,至今还不懂,或是不愿意学习做个有灵魂的反对党人。

当马华在痛骂民主行动党是个“静静党”之际,其在一些州属和地方课题上,不也同样是保持缄默,并未执行身为反对党应尽的义务和责任?

反对党存在的最大功能,就是制衡执政党,而一个反对党往往就因为这方面干得出色,后来才摇身一变成为执政党;换言之,倘若全党上下单靠魏家祥在制衡希盟政府上继续形单影只,马华将完全看不到翻身的希望。



至于退出国阵,只要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还在位,相信马华不会做此决定。因为马哈迪若根据希盟的内部协议,在一年后将棒子交给人民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到时国内政治将出现何种变化,如今还说不准;而要是马哈迪的交棒计划生变,希盟内部又将会发生什么变化,眼下也难以逆料。

这个时候,马华应该是还在静观其变。做此选择的代价,就是必须承受各方不断的怒骂声,而马华也必须承受一个风险,即其在来届大选前的“最终抉择”,人民或华社也未必埋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