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吉德:不争事实
工资低致华裔专才外流

(北京20日讯)针对大马很多华裔人才与精英外流到海外,大马投资发展局(MIDA)主席兼马中友好协会会长拿督马吉德说,华裔专才外流主要是大马的工资很低,这是一个不争事实。

他说,其次是为了孩子的教育,这不只发生在大马,富裕与进步的新加坡也是如此,他们也因为孩子的教育,纷纷迁移到澳洲、纽西兰及美国等国。



“马来西亚已全球化,所以人们看到机会,这不仅仅是涉及到大马的华裔、马来人也希望他们的孩子成为医生和工程师,并认为前往这些国家有更好的机会。”

马吉德是接受《环球时报》的访问时说,也许有些人认为这是因为马来西亚的某些政策,局限了他们的机会,但事实并非如此,因为那些出国的人已经相当成熟。

他认为,这不会成为一个问题,因为我们相信全球化,当他们在澳洲、美国及加拿大等国家时,他们仍然记得马来西亚,并会支持马来西亚。

马吉德

没华裔支持难发展

马吉德说,大马90%的亿万富豪都是华裔,马来人只占2%,有一些人感到不满与不悦是确实的。



“但总的来说,政府和一般的人民都感到欣慰,若没有大马华裔的支持,我们就无法发展,因为他们拥有资本和人才,所以我们支持他们是很重要的。”

他说,大马于1970年采用了所谓的新经济政策,这个被指歧视的政策源于法律,而有关法律都是大马独立时,所有种族都同意的事情。

“由于经济政策,许多工程合约颁给了马来人,这也造成了极大的不满,政府正试图采取更公开的招标,让每个人都参与竞标。”

他说,在我国经济,供应链和工厂大多属于华裔,即使与马来人获得工程合约,大部分仍是支付给华裔供应商。

马中巴实现多边合作

随着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论坛举行后,大马与中国签署了备忘录,通过大马宝腾在巴基斯坦兴建汽车制造厂,首次实现大马、中国与巴基斯坦在一带一路下,多边合作最好的典范。

马吉德说,这是今年一带一路下看到的改变,中国政府已重新调整了方向。

“以前一带一路是双边的,但后来发展成为多边,而大马、中国与巴基斯坦三个国家的合作,成为最好的典范。”

他说,“大马会感到高兴,因为我们是第一个实现多边合作的国家,我们希望接下来其他国家能够跟中国政府采用这种模式合作。”

马吉德说,这个项目将由中国建设银行融资,并将使用中国技术在巴基斯坦兴建汽车制造厂。

“汽车制造厂将会很快的动工兴建,这是大马和巴基斯坦的第一个工业合作项目。”

他说,以前,大马与巴基斯坦只进行双边贸易, 现在是通过大马宝腾在该国兴建汽车制造厂,这是一个受关注及实用的计划。这是中国吉利汽车集团在2017年收购大马宝腾49.9%股份后,第一个海外地区的合作项目,以巴基斯坦为门户基地进军南亚市场。

盼更多中资来马

提到大马人对中国投资的反应,马吉德说,中国投资的项目可能会对普通人带来一些影响,但是,中国大部分已在大马的投资,并没有带来问题,大马也期望更多中国投资来马。

“过去的15年里,我们在文化、青年、体育和经济领域进行了更多的交流,包括学生交换计划,让两国人民互相了解。”

他说,截至目前为止,两国之间人民交流进展良好,我国的年轻人也喜欢去中国。

“他们喜欢去中国的原因是想学习和了解中国的发展。我们得到的大部分人的反馈都是他们对中国的技术进步和电子商务非常感兴趣及想进一步的了解。”

中国与各族友好

马吉德说,大马与中国双边良好关系,并不会对华裔与占大多数的马来人之间有任何的影响。

“之前可能会,现在问题已不存在,因为中国政府与大马其他种族联系已扩大。”

他说,中国政府明白大马是一个多元种族的国家,马来人是占大多数。

“虽然与大马华裔接触并没有什么不妥,但必须也要与其他种族进行更多接触,而官方也是这样的方式进行。”

他说,之前,也许是因为语言,但现在,更多的中国官员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与各种族交流已不是问题。

大马需科技投资

大马除了欢迎中国的基建投资,最希望获得的投资是科技,就诚如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所指科技可以更好地发展国家。

马吉德说,大马是一个非常传统国家,依赖社区和棕油,马来西亚需要有一个技术平台。

他说,中国的华为在大马已非常强大,大马全力支持华为,并没有看到它会带来任何威胁。

“另一个合作伙伴是阿里巴巴集团,我们还想与中国针对人工智能进行合作,因为中国在人工智能发展已是主要中心之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