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忠:看准郊区燕屋无人守
燕窝贼用无人机找目标

无人机被利用来寻找郊外燕屋,让燕窝贼伺机干案。(示意图)

(怡保19日讯)霹雳州燕屋爆窃事件周而复始,燕窝贼近期也跟上科技潮流,采用无人机在郊外地区航拍,寻找下手的燕屋目标,令郊区的燕屋损失最为严重。

由于一些坐落在郊区的燕屋,地点较为偏远,燕农不能时常巡视,约一个月后到燕屋查看时,才惊觉燕屋已遭爆窃,欲哭无泪。



陈伟忠:燕农辛苦引燕,还要与贼徒斗智斗力。

霹雳燕窝商公会主席陈伟忠向《南洋商报》表示,燕窝贼看准郊区没有人看守,利用无人机寻找目标,再找机会下手,行为可耻。

他透露,燕农偶尔到郊外的燕屋巡视时,发现有无人机在上空盘旋,原本不以为意,之后在燕屋遭爆窃后就联想到贼徒是利用无人机寻找目标。

绑看守人大肆干案

他说,尽管一些燕农愿意花钱聘请人看守燕屋,但就算是有一两人看守,也不会令燕窝贼顾忌,反而以一伙7、8人,分乘两辆车抵步,将看守人捆绑后再大肆干案。

“在一些无人看守的郊区,可想而知情况就更为严重了。”



陈伟忠指出,燕窝贼会通过破坏燕屋的屋顶、墙壁或门框处进入干案,因通常燕屋有安装防盗系统,因此贼徒不会直接破坏大门,而是以烧焊机逐步在门框边凿洞迁入,以免让防盗系统作响。

他叹息,不过就算有防盗系统,燕窝贼也会先用特定仪器破坏系统上的信号,导致无法正常操作。

他指出,除了燕窝被偷走外,燕屋内的播音机也遭取走,加上贼徒忍心破坏雏燕及孵蛋,损失达上万令吉为平常事。

燕窝价格可观,引起燕窝贼的垂涎。

没报案难掌握数据

自4年前,州内几乎每天都发生燕屋爆窃事件,尤以2014至2015年最为严重,惟燕农没有报案,令执法上面对困难。

陈伟忠说,该会当时大力呼吁燕农报案,否则公会就无法掌握数据,警方也就没有借口不调查。

曼绒区最严重

“两三年前燕农开始觉醒要报案,去年的燕屋遭窃案件的数据就有所增加;其中又以引燕最多的曼绒区最为严重。”

他坦言,尽管早前警方授招如何防范燕窝贼,不过因有燕农不了解或认为不可行,令州内的燕屋爆窃问题还是很严重。

燕窝贼抓了又放

陈伟忠补充,警方的数据或许有减少,但其实有很多燕农因怕麻烦、认为报案也无效的心态下,没有到警局报案,因此该些数据无法反应真正情况。

陈伟忠说,不但如此,就算在现场逮获燕窝贼,交给警方处理后就无下文,或仅当偷窃案处理,让燕窝贼抓了又放,之后又重操故业,令问题无法根治。

“我认为,几乎所有燕窝贼都是吸毒者,警方在该方面就可着手追踪;惟全马燕屋爆窃案时有所闻,却不见有任何背后的犯罪集团遭捣破。”

燕业总会促加重刑罚

马来西亚燕业总会主席卡茱米日前就促请各公会领导人协助燕屋被爆窃的会员报警,以2令吉买下报案书,把复印本传给该会秘书处备案,以便呈交给有关部门,呼吁政府关注引燕业发展。

该会促请政府加重刑罚,警方也采取更积极的行动对付有组织的犯罪分子。

林来顺

霹雳燕业公会主席林来顺:两周爆窃11家

目前优质燕窝的价格每公斤处于4000至4500令吉,燕窝贼看到有利可图才偷走燕窝,本身在金宝区的燕屋,在短短两周内就被爆窃了11家,贼徒行径猖狂。

通常燕屋都已备有闭路电视及警报系统,惟窃贼利用仪器遥控,令系统无法与手机连线,导致身处别地的业者无法知晓燕屋情况。希望当地警方要多加巡逻,也呼吁燕农要向警方注册燕屋方便巡逻。

王华安

霹雳燕业公会理事王华安:燕农互相合作防贼

燕屋爆窃问题在州内还是相当严重,听闻上周及今周,在金宝区就有十多家燕屋遭爆窃。

本身在珠宝区的燕屋,目前情况还算能控制,主要是燕农互相合作及保安防范措施有做好,一旦有发现什么问题,都会出来自救。

报道:邹丽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