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把孩子赐给我

志伟、婷婷与孩子幸福合影。

4岁的Natalie安静地在沙发看电视,2岁的弟弟Zachary粘着妈妈,看见我这生面孔大喇喇走进家里,差点要哭。可爱的两姐弟,客厅有小孩用品玩具,我们坐的地上有防孩子跌倒的软垫——这安乐小窝搭筑的过程可不简单。年轻的妈妈(婷婷),有则关于祷告的故事,要给我们说……

婷婷与志伟,打从11岁就认识,相识相知相恋。结婚时才二十七八,一年的二人世界后,家里人就急不及待地“催生”。于是,他们也开始努力起来。



婷婷向来经期不规律,婚后也莫名发胖。当诊断报告出炉,如一记重拳挥过来,把那孩子奔跑围绕、美好天伦画面打散飞去。她患了荷尔蒙失调引起的多囊卵巢综合症(PCOS),而此症最糟的结果是“不孕”——况且婷婷的情况算是严重的。

夫妇俩心如铅重,但记得医生说,这不孕还不是绝对,几率很低就是。这微弱曙光,成了他们大大的动力,百般尝试,那以后展开的是充满挑战与困难的求子过程。多次,婷婷噙着泪,和志伟一起,求神应允,不断不断……他们真的很爱小孩。

为受孕吃尽苦头

他们想过人工受孕,志伟的大嫂就试过,但过程辛苦,且前后花费数万块钱,听了都咋舌。旁人就劝,还30岁而已,先试试自然怀孕,以后真没法再说。他们就听了。

婷婷还是停不下来地发胖,医生说必须减肥,女性荷尔蒙上升,怀孕几率才会比较高。恰好,婷婷的同事介绍一名妇科医生,每次工作午休,她们就到诊所。医生给她开一种叫“Metformin”(二甲双胍)的药,降血糖,控制体重。同时,她又看中医,说是虚不受补,就用烟熏方式,让药从皮肤渗入体内,调理整个身体。这两治以外,她服用保健品、瘦身产品,又着塑身衣;连串的“外敷内用”,加上家人的关心,这种种……逐渐汇成压力。



妇科医生指示,经期一结束就得服用“Metformin”。因不晓得婷婷何时排卵,就大概推算,让她每10天就复诊。同事不辞劳苦地载送,没泊车位只好车里等。可每回,看着诊所出来的婷婷,都是郁郁寡欢——只要查验到卵子成熟,医生会告诉夫妇何时可以行动造人,怀孕的几率就会高;但婷婷说,连这样一个阶段,她都够不着——卵子不成熟,只好下次月经时自然排掉。之后,又是继续吃药。

有时,医生捎好消息——“有进展、有进展!多三天再来。”但又,“这次还是不能……等下次吧。”

这样奔波9个月,精神、财力、时间却仿如付之东流。志伟不断安慰:“上帝会看顾保守的……”——他说这番话,其实也在提醒自己,不要陷入绝望。太太面前,他尽量镇定,好让几近崩溃的太太安心依靠。

翌年3月,夫妇俩到墨尔本旅行散心。去之前,医生给她的药加了剂量,就这样她带着大包药物踏上旅途。10天里,紧绷的神经一下释放,游山玩水加上好友招待,又吃又喝,美酒和咖啡……连那些“准孕妇”不该做的,她都做了。

回国不久,她拿起不知试了多少次的验孕棒,一试,两条线?但第二条蒙蒙的,婷婷不多想就丢掉——每次都“没有”,这次肯定也是,大概是验孕棒坏了。晚上,志伟回来听说,将信将疑,“是不是验孕棒过期了?明天再买支贵点的试吧!”过期?婷婷把验孕棒翻回出来,没过期。翌日,他们买新的再试,还是双线。

确定真怀孕

屡次失望,让他们就连见到双线——成功的表征,也难得镇定。又过一天,到诊所检查,确定真是怀孕了!但……婷婷想起在墨尔本几近“放肆”的饮食,一种不能言喻的害怕油然而生——多囊卵巢症患者就算怀孕,流产几率也很高!他俩,又切切祷告一轮……这好不容易怀上的孩子。

这头3个月,忐忐忑忑,教会弟兄姐妹、亲戚朋友提点这、提醒那,婷婷也下足功夫,上网查资料、严厉地控制饮食。第四个月,胎儿安康,婷婷的信心逾而坚固。

不料,才放下心,一层大浪又扑将过来。一晚半夜,婷婷感觉出血,心可慌极了。这时复诊的医院是布特拉再也医院,要清晨才开。她只能哭,半夜到天亮,和志伟一起祷告又祷告,求那同舟的上帝平息风浪。天微亮,他们飞奔过去,原来是因走动过多阴道受感染才流血,并无大碍。二人再度放下心头大石。

有时,她不小心食用了寒性食物,像芦荟,马上又祷告,一连好多天,紧张兮兮。为了分散注意力,不要紧绷绷,她如常上班,周末约会朋友,吃喝走街等,尽量维持好心情。志伟也如此鼓励支持,减少她过度焦虑。



胎儿患脑室扩张症

怀孕进入第三周期,近生产。一次复诊,医生在报告上写了一个陌生名词“Ventriculomegaly”,且是红字。阵阵不安,像千万只手狠骚着婷婷的心。医生什么都没说,她就问读药剂的朋友,他们说是“胎儿脑室扩张”。婷婷的心差点破碎。这会影响孩子脑部发育,可引致癫痫症。如果脑室分离至10毫米,就达到界限,而目前孩子的情况十分接近。

之后复诊,他们主动问医生,医生才解释,说等孩子出生后,或者脑室会自动合回。这会儿,婷婷崩溃了,向来什么问题,她是祷告交托神;这次,她埋怨了——“神啊,袮既然给了我,这么辛苦要生产了,为何要给我这样的问题……”记得怀孕第10周时,可以选择检验孩子有无小儿麻痹症或唐氏症等,夫妇一致决定不堕胎,因为生命出于神,而《圣经》也不允许堕胎。在此关头,虽埋怨,还是选择了相信“神要给的,就会给”。

夫妇俩紧紧抓住神,知道祂信实。教会也不断为他们代祷,信神必保守。婷婷意识到,她不得不调整心态,抽离悲伤,转不过来的时候,还是祷告。

最终,孩子的脑室奇妙合回。孩子自然产,是健康的小女婴——Natalie,希伯来语有“神所赐”之意;第二胎是一年半后乘胜追击而得,Zachary意思是“神所纪念的”。

回顾那些夫妇俩并肩坐着,相觑而叹,或者抱头痛哭,或者祷告以后带着淡淡却实在的平安……这些日子,都在上帝无误的计划里过去了。志伟说,原来上帝的时间是最准确的——孩子出生,恰逢两人薪资调幅,若再早些,恐怕会手紧;加上身边的朋友同事,较婷婷早生产,婴儿大了,一些用品就转赠他们。神的供应,无论物资或心灵,毫无匮缺。

婷婷志伟就像登山家,以祷告作撑杆,攀越大大小小的山峰。一路,一人扶拉着一人,谁也没忘,前方还有一位,凭信心就见得着的领队。

现在,Natalie也会简单祷告,像是求神保守爸爸出差平安。以前,爸妈为她迫切祷告,现在,她也为他们祷告了。

姐姐Natalie和弟弟Zach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