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PTPTN债务累累?/南洋社论

政府对待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PTPTN)借贷者的态度U转再U转,最新的事态发展是PTPTN主席旺赛夫表示将向内阁提呈建议,重新把“有借没还”一族重新列入出国黑名单。

不过,人民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却对此持反对意见,这位“候任首相”认为政府不该采取强硬做法,“特别是对于未找到工作的借贷者,为何要压迫他们呢?”



安华对事件的看法,显然跟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有出入,后者一再敦促借贷者欠债还钱,因为欠债不是一件光彩的事,而“一个人不管生活多艰苦,都应该设法偿还贷款”。

眼下最大的争议,就是PTPTN借贷者要来到多少月入之后,才应该开始偿还贷款。根据希盟的竞选承诺,月入少过4000令吉的借贷者,可被允许延迟还债,并废除贷款者的黑名单制度。

问题的症结就在于此。要是根据借贷者跟PTPTN所签署的贷款合约,毕业6个月后就得开始偿还贷款,合约条款完全没提及借贷者月入来到多少后,才必须履行还债责任;而实际上,月入4000令吉后才开始还债,这个数字未免太高了。

一名刚踏入杏坛的政府学校教师,其身为大学毕业生的DG41专业资格,基薪和津贴总和也不过是3000令吉左右,就政府公务员来说,教师的收入已是相对的高。



至于私人界的打工一族,除非是大企业,要不然普通公司顶多也只能以每月2000多令吉聘请一名大学毕业生;不光如此,受聘的大学生,还必须得通过主管一次至两次的面试,以及公司3个月至6个月的试用期,才能成为正式职员。

持平而论,政府大学的毕业生,不缺有文凭没学识一族,这些人高不成低不就,而尽管连一般公司都不愿打开聘用之门,他们却往往以本身是大学生为由,也不肯接受薪金较低的工作。

PTPTN借贷者,有钱不还固然可恨,没有工作而无法还债则属可悲。这方面,政府必须进行剖析,找出为什么不曾进入大学校园者可以找到工作,而一些大学生却一直游手好闲的真正原因。

当大学的入学门槛放得越低,就会出现更多找不到工作出路的大学毕业生;这,或许就是问题的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