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时宜的霹大臣/里郎拔刀

5月初,一批霹雳州环保非政府组织连同反对在原住民习俗领地进行伐木的宜力原住民,前往霹雳州务大臣办公室递交备忘录,呼吁州政府不要为了区区少数商家利益而破坏原始森林和原住民的习俗领地。

据悉,大臣没接见当时集会的原住民和非政府组织代表,却于5月13日通过媒体喊话,声称特定非政府组织唆使原住民反对伐木,阻碍霹雳州经济发展,造成州政府和私人商家的损失。



他还指控这些来自大城市的非政府组织和个人,平时住在城里的豪宅,周末或假期才到原住民村逛逛,并唆使原住民反对对该州经济有利的发展计划,特别是伐木,阻碍州政府的发展计划。大臣甚至为对大面积森林展开砍伐的伐木活动辩护,声称伐木活动不是罪行,而且州政府只允许可持续性的伐木方式。

对号入座的一些非政府组织,如大马自然之友协会活跃分子协会(KUASA)于隔天发了长文反驳州务大臣的指责,并讥笑他对发展的理解过于片面,应该回到学校重新受教育。该组织也对州政府对待环境和发展的态度感到极度失望。他们声称非政府组织并非反对发展,而是要政府确保发展是为了社区和环境的利益,而非满足少数个人的欲望。

应追查牺牲国家资源勾当

实际上,以霹雳州务大臣的土团政党背景,对环境议题、少数族群需要、可持续性发展的了解,必然逃不出多数发展中国家政治精英的有限框框。这种为了少数利益集团利益和政府有限收入而允许胡乱砍伐森林,开发土地的粗暴发展模式,以牺牲环境的可持续发展、社区权益、民主参与以及社会正义为代价。



除了民联执政后的雪州政府和希盟掌权后的马六甲州政府,其余州政府,无论是希盟还是伊斯兰党执政的,似乎都不把上述种种因素加以优先考虑。

当然,这种粗暴的发展模式乃马哈迪过去数十年来所推行的经济发展的必然后果。在位最久的砂拉越前首长泰益玛目,曾不断指责反对森林滥伐和巴昆水坝计划的砂拉越和半岛非政府组织为外国环保分子的奸细,目的是要破坏国家的发展,让国家继续落后于先进国家。马哈迪当年也曾怒斥外国环保分子没有资格批评大马环保不力,剥夺发展中国家进步和繁荣的权利。

其实撕开这些以国家发展为名的虚伪面具,无论发展项目是水坝工程、伐木活动、大规模土地种植、重植森林还是其他项目,常牵涉见不得光的不公开竞标,私人公司亏损由政府倒贴等黑暗交易;这些以牺牲国家土地和森林等天然资源的勾当,才是希盟新政府必须严加追查和打击贪腐的头号对象。

里郎拔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