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死人当病人
与尸共居一室

《观尸·旅》/中篇

托拉查族人死了,也许几个月、甚至几年后才会办葬礼。这段时间,亲属会把尸体留在家里,好像照顾“病人”一样,送吃的、喝的、香烟、帮洗漱、换衣。死者从来不会被单独留在家中,天黑了房间内开着灯,家人担心,如果不好好照顾尸体,死者的灵魂会给家人带来麻烦。



丹尼尔和婶婶打开房间里的棺木。
婶婶与“病人”睡在一起。
丹尼尔为叔叔拭擦叔叔眼角下的灰尘,令人动容。
经过防腐的“病人”,面容轮廓清晰。

这里,把死人当成“病人”看待,并与病人一起生活,一起睡觉的陪丧方式,令人匪夷所思。

当导游丹尼尔带我们去探访家里的“病人”,意即是保存良好的死人,他带我们去看他“睡着了”的叔叔。

进入牛角屋房间,幽暗的室内,看到的是一副雕有花饰的棺木,里面躺一位类似头戴端庄的帽子、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轮廓依然清晰,眼、鼻仿佛是生前模样,胡须依在。

“病人”的棺木一般放置在牛角屋的主人房,而十字架与当地习俗似乎呈现强烈的融合文化。

死者只是“睡着了”

棺木房间,挂着一个十字架,这与托拉查“病人”陪丧的文化,有着极大的视觉冲突,但同时也突显出两者的融合。



死者的太太说,他与先生睡在同一间牛角屋里,心里安慰地认为“他”并没有离开过她。对于亲友而言,死者只是“睡着了”。

此时,丹尼尔脸露伤感,当下即刻为叔叔拭掉其眼角下的灰尘,这一幕,让人感受到活人和死人的生死离别之情。

他想起,叔叔生前待他很好:“叔叔在生前是位著名军人,为社会贡献,生之年活了100余岁,拥有显赫的家世地位,族人都尊敬他。

丹尼尔(右)解说托拉查人的丧礼文化。

储蓄办风光葬礼

“明年,叔叔将进行风光大丧,而我则将供奉一只水牛给他。”为了进行风光的大葬礼,一些家庭以“病人”的方式把尸体保存在家里,等积蓄几年、足够杀牛后,才进行殡葬仪式。

过去,人们会采用特殊的树叶、香料涂抹尸体进行防腐,现在则采用化学防腐打针,注射福尔马林。

Tampong Allo的棺木随地乱放,一些棺木则悬挂在上。

尸体埋地 沾污大地

托拉查还有一样奇特的洞丧文化,也是世界上罕见的石山洞穴坟墓,他们会用棺木或布匹包着尸体,搬到洞穴进行埋葬,类似观念与华人“入土为安”的想法,完全不同。

古代托拉查人,世世代代靠种植稻米为生,他们认为尸体被埋葬在地底,会沾污大地,稻米将无法生长,人们也将无法获得丰盛食物。

当地人认为,保护农作的大地神灵,是不喜欢人类将遗体埋入土里的,大地神灵会觉得这些尸体玷污了自己。托拉查是一处被高山环绕的净地。为此,当地人开始寻找石山凿出洞穴,让棺木摆放其中。自此之后,托拉查的收成便年年丰收。

这是过了一个世纪的石头洞墓,没有太多的装饰。
典型的石山洞墓。

作为墓地的石山大多都位于荒郊。在古早年代,要在石山上凿石挖洞并不容易,他们得用竹楼梯,攀上石山,一手一凿打出洞来,再提供给有需要的托拉查人,完成一个洞墓需要花上半年至一年的时间。

他们太多选择会位于高处的石山挖作为洞墓,主要也是担心动物会进入洞墓咬走尸体。

参观石山洞墓时,我们看到死者死后的居家是如此稳固,洞穴里不怕风吹雨打,让人敬佩的是,托拉查人挖洞穴埋葬死者的毅力精神,是为了让死者好好安居,才愿意吃苦耐劳不停地挖掘!

石山洞墓外摆放了很多丢弃的牛角轿子。
代表死者的木偶被视为有价值的古董,一些已被盗走。

木偶洞穴 象征贵族

石山洞穴外设置一道小门,主要是方便亲友移动尸体,进行每3年一度的净尸仪式。而洞穴外还摆着许多木偶(Tau-tau),象征着去世后的雕像。

据说这习俗起源于19世纪,当时雕像只为贵族和有钱人而做,木偶的造型也是为死者特别订造雕刻的,以反映其地位和富有程度。同时,视为逝者的代表,木偶也被当成坟墓的守护者并保佑着活着的人。通过这种方式,活人与死人保持着联系,而“Tau”的延,意思也就是人类。

通常,摆放着木偶的洞穴,几乎都是显赫家族的坟墓,一排而列的有男女老少,穿着托拉查传统服装的木偶站在洞穴前,主要是代表整个家族的灵魂。

以上洞墓如今也成为托拉查的著名观光景点了。

石墓外摆放着死者照片,并由亲友供奉花朵。

无价古董木偶被盗

导游丹尼尔透露,多数木偶已经不是原有的,原有的木偶已经被外国人盗走,那些都是无价的古董,目前摆放的多数是新的木偶。

如今,许多人也不再进行洞穴玟墓,并以平地小屋子取代。“屋子坟墓”通常会打造一个十字架,挂在门口旁与死者图像一起,这是将基督教文化融合进去的见证。而屋子坟墓门旁,则会放些树叶和香烟作为供品。

古老的悬棺木仪式,棺木都是呈牛角形的。

第二种埋葬方式是棺木悬挂在石山上。导游丹尼尔说,有一些说法是因洞穴来不及挖掘,只好把棺木吊在悬崖上。Tampong Allo悬挂着的棺木都很古老,多数呈牛角形状,下面则堆积着大量棺木,显示在某一个时期,洞墓埋葬方式出现问题,托拉查人必须选择以悬挂方式来埋葬亲人。

乱葬岗里棺木和尸体无人打理,处处可见人骨。
以香烟祭拜死者。
家族显赫的洞墓外摆放的木偶代表去世的家族成员,此洞墓已经成为著名旅游景点。

婴孩葬在树干里

另有一处开放的洞穴玟墓,里面有很多棺木及尸骨,仿如乱葬岗,我们聘请一名族人打着煤油灯进去,只见洞内满是白骨,骷颅头并排在棺木旁,而入洞时参观必须小心,因身体可能会碰撞到尸骨,而尸骨旁有人丢卷烟和钱币作为祭拜用途。

丹尼尔声称,乱葬岗的棺木和尸体都无亲友照顾,有一种说法,这些人不是托拉查族人,死后才被丢弃至这个洞穴。

开放给予人们参观的洞穴,骷颅头竟随意摆放。

令人更出奇的是树葬。一般上,3岁以下夭折的小会孩用布包好,埋葬在大树里,选择的大树必须要有乳白色的胶汁,象征着小孩要吸允乳汁。来到Kambira,在竹林之中有棵枯死了的大树,树干上有多副用竹和麻绳编织成的门,当地人把婴孩葬在树干里,象征孩子在大树母亲的怀抱,继续成长。

可惜的是,这些大树都已经枯萎,倘若没有进行防护,很快的,传统的婴孩树葬仪式也不复再见了。

埋葬婴孩时,要以竹和麻绳编织成门。
必须要乳汁的大树才能埋葬夭折的小孩。

热情爱微笑的族群

托拉查族人种稻为生,山区青山绿水,空气一片清新,是人间一片净土。

原以为拥有这种葬礼文化的民族会很凶悍,事实上托拉查人却是善良淳朴、热情、喜欢微笑的族群。

他们在山区主要从事农业,由于环境未受污染,人们以喝清流小溪水,吃有机稻米和蔬菜,空气清新,这里长命百岁的老人很多,在路上,就遇见了数名人端。

人端穿着传统服装,微笑以待,而百岁老人依然健壮,看到我这个外地游客,还以微笑欢迎我。

遇见的数名人端,不是巧合。
托拉查纪念品。

下期:托拉查人一生所赚取的钱财就是为了要进行一场“风光大葬”。普通百姓的葬礼多为4天,贵族可长达一个月。 

塔纳托拉查云海缥缈,这里可是一片净土。

报道·梁慧芳 摄影·梁慧芳、黄秀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