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标准作业程序太多条例
铝土矿业者料弃开采

过去的开采铝土矿开采,矿主只需要聘用神手开采铝土矿,然后运输至码头。(档案照)

(关丹15日讯)新的铝土矿开采标准作业程序出台后,估计有意涉入铝土矿开采业的矿主会减少,甚至有经验的矿主也可能放弃经营铝土矿开采业。

新的铝土矿开采标准作业程序(SOP)拟定后,经于今年4月2日上载至官网,全份共174页。

一些铝土矿业者认为,该指南,比起以前的更加严格,甚至一些业者因此打消继续进行铝土矿开采的念头。

具有铝土矿开采经验的矿主都预测,由于铝土矿开采业将面临更严格且更严厉的执法,加上手续繁琐,还有铝土矿的价格大不如前等因素,这个行业将迅速失去吸引力。

1995年,含铝矿超过40%,硅含量少过5%的铝土矿价格是每吨120令吉(30美金),2016年开始跌价,每吨仅104令吉(26美金),到现在更惨跌到每吨56令吉(14美金)。

唐有财展示最新铝土矿价格,并坦言放弃铝土矿开采。

唐有财:申请合法准证

需拥50亩地缴百万保险金

Ibam Mining有限公司拿督唐有财接受《南洋商报》采访时表示,新铝土标准作业程序太多条例,他已经打算放弃继续进行铝土矿开采业。

他表示,中国重视环保,他们要求的铝土矿不含泥土和杂质,必须提炼纯净的铝土矿。

“不过,在炼铝土矿方面,投资额庞大,因为需要购买提炼的机械和采用铝土矿科技。”

至于新的铝土矿开采标准作业程序的要求,他指出,现在矿主首先需要50亩的土地,并要支付100万令吉的公共保险金,才能申请合法开采铝土矿的准证。

许汉新:预测投资铝土矿会比过去减少。

许汉新:确保不污染环境

开采铝土矿带经济效应

Esperence Mining有限公司董事经理拿督许汉新接受《南洋商报》采访时表示,2015年是铝土矿开采最高峰时期,很多人都纷纷加入,因为矿主只需要租几辆神手挖掘,载上罗里就直接运输至码头,甚至不需要任何清洗罗里槽。

他说,是一些害群之马令铝土矿开采造成环境污染。

然而,他表示,最新的铝土矿开采标准作业程序,由于过于繁杂,投资额也比较庞大,因此,预料有意愿投资铝土矿的矿主会比过去减少。

他说,业者需要装置罗里槽的清洗设施,设立有盖有围墙的铝土矿储存库等等。

“矿主需要50亩的土地,并要支付100万令吉公共保险金,这是取得合法开采铝土矿执照的首要条件。”

他说,矿主需要遵从的标准作业程序,比以前严格许多。

他表示,铝土矿开采要取得双赢,就得确保在环境不受污染的情况下,进行铝土矿开采。

“除却一些衍生的问题,其实,铝土矿开采能够带来运输业、机械业、维修业及饮食业等等的经济效应。”

他表示,一旦铝土矿解禁之后,他将投资购买提炼铝土矿的机器,以提炼铝土矿。

铝土矿开采造成环境污染。(档案照)

杜海棠:鼓励投资者进军

盼政府简化申请手续

鑫鸿集团总执行长拿督斯里杜海棠接受《南洋商报》采访时表示,新的铝土矿标准作业程序手续过于繁琐。

他说,希望政府能够简化有关手续,鼓励更多的投资者进入铝土矿业,不然原本有意思进军开采铝土矿的投资者会因此“打退堂鼓”。

他表示,在此程序里,要求矿主建设有盖有围墙的储存库也不合乎实际要求。

“铝土矿污染环境,是一项政治炒作课题,铝土矿是天然资源,并不是化学物质,对人体无害。”

杜海棠:新的铝土矿标准操作程序手续过于繁琐。

他说,假设铝土矿有害身体,员工都生病了。

“事实上,铝土矿开采早已经有标准作业程序,我们的罗里进出马路前都有进行清洗。”

他坦言,自从2016年铝土矿施行禁令之后,有一些公司仍在运作。

他说,虽然政府宣布4月1日铝土矿解禁,但事实上尚未真正解禁,新的标准作业程序也还未正式宣布落实。

独家报道:梁慧芳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