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借能还是上等国/黄子

中学老师二战后,在上海暨大念书,家里汇款迟了,青黄不接,同学们只好把值钱的东西送进当铺。等家里的钱来了,再赎回。同学间自我倜侃:“有当有赎上等人,有当没赎中等人,没当没赎下等人。”

没有东西可当,自然也就没东西可赎,这种人最穷,所以是下等人。



我国,说起来绝对是上等富国。

没办法的人,才去当;有门路的人,是借。谁要借钱给连可负担房屋也买不起的人?银行最想借钱给住白沙罗高原坐马赛地的富翁。如果是郭鹤年,想借钱给他的银行高层还须排队呢!

一年来,首相和财长不断强调,败家的前朝政府,留下了一兆债务。这一兆国债肯定是借来的,而非拿手提袋拿珠宝或超级豪华游艇去当铺当来的。

无论有没有改朝换代,这一兆国债,我们肯定还得起。借比当上等,我们不是赎得回,而是还得起,所以吾国绝对是上上上等国。

赚钱归土著亏本归国库



已经有了一兆的伟大国债,国债固大,再借还是必须,因此敦马哈迪医生亲赴日本再借了74亿令吉。如果不借,前国会议员、非常到位的评论人黄泉安说的两大败家仔,即FGV 控股和朝圣基金——两大土著所拥有,为土著服务的机构,彼等债务大洞拿什么去补?

经济部长阿兹敏已宣布,希盟政府已一掷62亿3000万填FGV的大洞。至于朝圣基金的299亿债务的大窟窿,政府也不能袖手旁观,置之不理。因为两大机构都是为土著服务的。他们赚钱都归土著,他们亏本,自然归国库,全民必须紧紧团结在土团、公正、诚信、火箭、巫统、伊斯兰衮衮诸党旗帜下,同心拯救。

以大马的实力,谁也不敢不会小觑。如果还要再借,何止日本,如今冬去春来关系已经回暖的中国,相信也会当仁不让。因此,拯救了两大败家机构之后,政府再接再厉,准备再拿60亿真金白银,补贴SPM、DIPLOMA和大学毕业生的薪水,以鼓励他们工作,并减少依赖外劳。

先进国的福利制度中,有失业救济金,也有青年生活津贴金。资金来源是高昂的GST、高企业税和高个人所得税,收入越高,所得税抽得越重。所以,政府补贴青少年,羊毛出在羊身上,到了他们成人就业之后,就是剪回羊毛之时。

这一回,我们应该不必去借钱来补贴,钱也不会从天上掉下来,不过,应是政府自有妙算,开源有方,取财有处。

60年还站不起来

政府准备拨出60亿补贴青年就业金,看来并没打算将来从这些领补贴的青年人收回来。即使有,大概也一视不同仁,只剪少数拿补贴者的羊毛。因为我国非比他国,最大的族群根本不必缴交个人所得税,没有特权的非土著才需要缴交个人所得税。去年政府从个人所得税收了370多亿,比国油的供献大多了。按照《经济学人》的数据,这300多亿的90%是由人口只有23%的华裔所贡献。

补贴青年就业金的创举,灵感可能来自先进国的福利制度。而60亿令吉的缺口,可能只要加紧追查各行各业人士的个人所得,就可轻而易举地补上了。

当然,杜绝政府部门采购的贪污舞弊,也是可行的。反正这个国家还有未穷未尽的资源,可以补洞填窟窿,以买更多拐杖轮椅,扶持弱势。60年也还站不起来强大无敌的弱势,是国家全民必须继续团结一致,尽心尽力扶持的。

这是一个资源丰富,未穷也未尽的上上之国。在内,还有税务可以努力开发,对外也不愁没有富国肯借给我们;因为假如我们真的再借,也还是还得起的上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