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年

周末早上抵达安老院探访岳母,总会看见多位老人默然坐在大厅,多数在打盹,彼此没有沟通。大厅敞亮,电视如常播放连续剧,通常只有一位坐轮椅的老人于近距离看电视,其他老人神游在自己的世界里,任时间悄然流逝。

今早意外地,两位老人有了互动,是老人甲的家属送来葡萄,护理人员清洗后摆在甲的身边。甲拿了一粒葡萄,递给旁边的老人乙。乙打手势,说不吃。甲再次递出葡萄,乙不领情。甲提高声量,用广东语说,试一试,就一粒。乙服了,接过葡萄。两位老人眯着眼睛吃葡萄,两片平瘪嘴唇一瘪一瘪动着,津津有味地嚼葡萄。甲说,甜,好吃,乙随声附和。过后,甲再给乙递出一粒葡萄,上述情节不断重复……



人的一生,每个人都曾风华正茂,拥有璀璨时光,而来到暮年就像落日,困倦了,打着呵欠,伸着懒腰,慢慢滑落西山。晚霞由浓转淡,夜幕降临,最终被黑暗完全吞咽。

末了,即便是一抹残霞。于我,这凄美的一幕,依然夺目,教人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