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永远强大的黄德/梁语枫

随着西澳政府声明拒绝回收莱纳斯生产的有毒放射性希土废料,那么4年来已产生45万1564吨WLP废料将长埋我国。

问题严重的是莱纳斯仍在运作,也就是说未来无数万吨的毒土更逼近我们的家园。可惜副首相旺阿兹莎还需慢慢研究。关掉莱纳斯厂是全民的呼声,两百多位议员同负责任。今天反对党集中火力追杀黄德是放走大象只打兔子。



对于黄德6年来是他最先展开反公害斗争,他已完成了人生的第一个任务。现在他只是222位国会议员的一分子,权力在能源部长杨美盈和首相敦马哈迪医生的手中。

对黄德来说,他的人生不只是一个莱纳斯。环保已是全人类的共识,现在他应该通过反莱纳斯来揭露西方的伪文明、伪人权、伪博爱的面目。这是更高层次的政治斗争。

运走“黄金” 留下毒土

黄德先生,这里我加称你一句先生,就像中国人民称呼国父孙中山先生一样。本人认为,你如果觉得在体制内绑手绑脚,你大可成为独立议员,民间的力量会做你的后盾。5·09一周年已届,再多一年你大概更明白行动党就是马华2.0。



黄德先生应该质询有关部长们:为什么莱纳斯留下的是毒土,运走的是“黄金”,须知稀土是军火尖端武器的维生素,其价值超越黄金;当年国阵定下东铁的赔偿条款被讥为最愚蠢的合同;看来毒厂继续营运更是冷飒飒的闹剧。

行动党几十年的野蛮生长,已物化成:有人做了大官就换了脑袋,他们犹如草原的狮豹,霸占着政治食物链的最上端。而真正代表人民利益的是党理论家巫程豪医生和一批新晋青年才俊——以邹于辉为代表。目前他们虽被边缘化,但他们是有生命力的星星之火,终有一天燎原。

黄德先生,你出身菜园,可视为阶级品质清纯之仕,窃以为:你的政治DNA从属巫程豪。你来自荒原,回归荒野,人到无求品自高,你的远方在历史,只要你所坚持的反毒运动永不消逝,你的内心就永远强大。祝福你,黄德先生。

梁语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