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英国增长归位/欧尼尔

2013年5月离开高盛后,我有幸主持了一个独立的城市增长委员会(City Growth Commission),研究英国经济的地理不平衡现象。



我们的任务是确定为何伦敦和东南部能够赢得如此大的优势,以及其他主要城市中心区的经济表现可以如何改善。

我们最重要的结论是,北英格兰关键城市相距够近,足以联合起来形成一个单一市场,规模可以与伦敦大都会区相比。

如果我们所构想的经济和商业聚合能够实现,英国将拥有两个而非一个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以城市为基础的商业枢纽。

至关重要的是,这一被称为北方强区模式的模型可与伦敦构成互补,而不是通过竞争削弱伦敦。

其目标是重建地理平衡,并提升英国的总体增长表现。



2014年,时任财政大臣奥斯本采纳了该计划,随后我加入首相卡梅伦政府,帮助实施该计划。

但是,由于2016年6月的英国退欧公投,奥斯本和卡梅伦都在7月下台,9月份我也辞去了政府职务。

尽管如此,我仍然以北方强区合作计划(Northern Powerhouse Partnership)副主席的身分保持关注计划的进展情况。北方强区合作计划是一个由奥斯本在2016年秋建立的非政府组织。

渐丧失动力

此后,关于北方强区的常规叙事是它已经丧失了动力。

在脱欧进程持续混乱的情况下,几乎毫无疑问,它——以及其他许多计划——都已被政府政策日程砍掉。但这并不意味着它被遗忘。

上个月,奥斯本继任者菲利普·哈蒙德表示他将签署390亿英镑(约2106亿令吉)资金支持北方强区铁路项目。

通过北方主要市镇之间的旅行和货运时间,该项目有望提高该地区生产率,推动北方强区计划的最初目标。

自从主持城市增长委员会以来,我认为提振生产率的政策用地理区位来界定要比用具体的行业和部门来界定更重要。

没人知道那些商业部门能在未来占据优势;25年前几乎没人能够预测到亚马逊和苹果能拥有今天的地位。

物理位置受重视

但城镇、城市和地区永远不会消失,即使它们可能也确实会陷入绝境。

幸运的是,越来越多信誉卓著的评论家和专家也开始关注物理位置在确保当代资本主义的可持续性上的重要性。

其中的主要人物包括全世界最著名的发展经济学家之一、牛津大学的保罗·科利尔和印度储备银行前行长、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教授拉古兰·拉詹。

我殷切地希望,他们对以位置和社区为中心的经济和社会政策的宣扬,能够影响到决策者。

对于最初的北方强区,已经有了一些进展迹象。

平心而论,过去10年伦敦表现要优于北方地区,伦敦、约克夏和亨伯赛德、以及西北采购经理人指数(PMI)说明了一切。

伦敦可抵御脱欧冲击

此外,许多经济观察者认为伦敦对于脱欧的抵抗力要强于以制造业为重的英国地区。

但现在让我们来看看过去5年,特别是过去3年的PMI数据。其他地区表现开始超过伦敦,西北地区表现尤其出色,约克夏的优势进一步扩大。

这一差异部分源于伦敦自身的下滑,最有可能的原因是其房地产市场走弱以及脱欧让投资环境降温。

尽管如此,北方强区相关地区表现出持久的优势,PMI数据得到了非正式证据以及其他地区经济统计指标的进一步支持,如过去几年的住房价格。

这些趋势也许是偶然而短暂的。但有理由认为它们表明, 2015年至2017年间威斯敏斯特采取温和的分权和发展政策后,发生了更深层次的结构性变化。

如果政府认真对待投资于北方强区铁路计划的承诺,将给当前进步提供大量动力,动员——不管是字面上还是引申意义上——北方企业、公民领袖和公民的动物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