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声化雨
(悼新朋友88岁彭汉明老先生)

彭汉明(摄于士乃恒顺港2019年3月3日)

呯呯呯一阵乱枪,呯呯呯再一轮乱枪,11岁的彭汉明三次逃过日军追杀,和五六百位村民夜行7天避难柔佛抗日基地天吉港,又眼睁睁见到姐姐弟弟在战乱中无药枉死。我睁大眼睛听这位第一次认识的新朋友诉说令人震撼的往事,我能感受到他阵阵的心痛,可却也看到他宁静的笑容,真是服了他。

他带我走长长的山路,在棕油园里左拐右弯寻找恒顺港古码头遗址。他走得比我快,一路上大声谈着日军屠村,他家破人亡,3次死里逃生,天吉港抗日大学等事迹。望着从小熟悉的河,他开心赞颂年轻时河水的清澈,回忆捧着十多公斤的吉罗鱼,钓起活蹦乱跳巴掌大的虾。当然,在我恳求下,他也让我用手机录下他缅怀百年大伯公庙的短片。艳阳下几小时都精神奕奕,无数的欢声笑语。

发现古符板“洪山大帝”

认识彭汉明很偶然。古来新港洪仙大帝古庙被认为是柔佛州古老庙宇之一。6年前我在新港古庙发现古符板“洪山大帝”,才知道目前国内南部最火红的洪仙公信仰百多年前尊为“洪山大帝”。新港古庙建立时殿柱上刻着“恒顺”,老长辈们的记忆都说新港古庙传自恒顺港,而恒顺港准确的地点在那里?没人清楚。

2016年,我多次造访新港古庙,理事们终于发现更古的“新港洪山大帝”木符板。当时我用印泥拓出符印“恒顺港洪山大帝”,大家一起举高双臂欢呼:“恒顺港!恒顺港!洪仙公显灵!”这是国内华人信仰一件关键文物,也是华人迁居的重要历史见证。

有福气发现文物,应当有机会解开恒顺港之谜。今年2月,我联络上士乃大圣庙乩童,通过他找到士乃最古老的恒顺港大伯公庙理事彭国东。3月3日,当年在恒顺港大伯公庙正门前河边掘得800年元朝古瓷的李玉汶原本答应带路去寻回古迹,但一时忙不开。国东兄提起其老父亲当年当记者到过现场采访,可能还记得这地点,可惜不在家。吃过客家苦瓜汤我们去国东兄的家,就见到刚回来的彭老先生。

88岁还没退休

我听说他已88岁,琢磨着是否适合请他带路。他却先开口问我:“你对二次大战的历史有兴趣吗?”我回答:“当然。不过小弟正忙着庙宇文化,下回来听您讲故事。”他闭上眼一回儿,温和的说:“是,我也很忙,很多华文教育的事在忙。”顿了一下,说:“好,我现在带你去恒顺港。等我退休了,写写回忆录。”什么?我眼前这88岁的老长辈竟然为了母语教育,还没退休?还在鞠躬做孺子牛?

弟张明华悼

(21-4-2019)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