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遗忘我们的妈妈/李慧珊

配合母亲节,网络招聘求职网站Monster.com针对大马女性进行了一项研究。该研究显示,超过一半的马来西亚妈妈承认,生育孩子的决定让她们错过了职场上的机会,而且在职场上还持续面对挑战,导致她们无法在专业上取得领先。

事实上,大多数女性表示,妈妈之所以离职,是因为工作缺乏伸缩性(66%),显示目前有关工作伸缩性的政策是不足以为她们提供所需要的支持。关于这一部分妈妈,当她们做了离开了劳动力市场的艰难决定后,其实她们的生产力并没有就此消亡,而是转换成另一种模式。但在现有的经济范畴里,一旦她们离开了劳动力市场,她们的一切活动便不再计入国内生产总值。对于这点,有一个有趣的例子,一位先生曾雇用一名菲佣,后来他觉得这名菲佣贤惠又勤奋,便决定直接娶她为妻,一箭双雕。在结婚以前,这位先生与菲佣是雇佣关系,因此必须定时给她工资,而这位菲佣所做的一切家务以及卫生打扫都被计入在国内生产总值以内。



结婚后,随着雇佣关系的结束,没人再向她支付报酬,但这位负责任的先生依旧给予他的妻子相等的费用以作家用,但这位菲佣此时的一切劳作已不计算在国内生产总值以内了。从经济角度来说,当女性从职场女性变成家庭主妇,即使付出同样多的劳动时间,甚至更多(职场一天的工作时一般为9小时,妈妈的工作直到她睡觉那一刻才算结束),但对国内生产总值而言,却是一种损失。

被“经济”遗忘的妈妈

199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美国经济学家加里·贝克(Gary Becker)就曾倡议政府把家庭内的生产计算在国内生产总值以内,因为家庭生产对国家经济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一环。但显然现有经济范畴所造成的损失使得妈妈们的经济贡献被严重低估了。家庭在贝克那里而言,是极具价值的。家庭主妇的职能包括养育小孩,准备三餐,提供保护以及教育,在家人生病时给予照顾与关怀,甚至许多家庭主妇还要担起照顾老年人的重担。一名妇女在这些事务上所花费的时间大约占她自己全部时间的70%。

由于做家务要付出相当多的精力以及很长的时间,因此这种无偿服务的贡献其实是大于我们所能想象的。由于一般上父亲需要到外工作糊口,如果母亲也这么做的话,那这个家庭便不得不请人帮忙打扫屋子,照顾老人,以及把孩子送到托儿所去;此时这些工作便是算到了国内生产总值的数字里去,而若是母亲亲力亲为的话,这些工作反倒不算在国内生产总值里了。



贝克教授自身也提出了计算家庭生产力的方法。贝克主张一份工作若是请别人来做,那么为这件工作而须向他人支付的工资便是家务的价值。

这么做的话,不仅可以把家庭主妇的经济价值很好地体现,对于提高家庭主妇的“自觉意识”也颇有帮助。

虽然今天在家庭中男女的地位已逐渐趋于平等,但如果承认妇女的劳动价值的话,妇女可以在婚姻里获得更多的谈判筹码,在家庭中的也会得到更多必要的尊重。

家务劳作之所以没计算在国内生产总值里主要有几个规范问题,其中包括:

1.定价问题。当一名妈妈把一个马桶洗刷了一遍,这一劳动该怎么定价呢?由于很难确实地去把工作量化成为具体数字,导致这么做的成本极高。

2.定量问题。同样一个马桶,可是会由于不同人清洁而干净程度不一样,由于很难去计算投入的成本以及收益程度,因此很难在不同的工作之间做出区别。

母爱深度世界之最

当然这些都是出于经济角度的。回到现实生活中,母亲也是人,也曾理想过,憧憬过,但是为了我们,为了家庭,母亲舍弃了所有。多少失落的泪水,多少孤寂的身影,多少无眠的夜,多少蹉跎的岁月,都只是为了成就更好的我们。这份爱的深度,是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件工具所能测量的。

母亲不善言辞,她不懂得华丽的言语,却懂得将爱付诸行动;她也曾任性过,但为了我们,她学会了包容。

(作者为拉曼大学高级讲师)

李慧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