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H Tea继承人
讲茶道

作为家喻户晓的茶品牌之一,BOH Tea是马来西亚品牌这件事早已不是什么新闻,甚至也有人知道这是由外国人掌控的大马品牌。 

很多人却不懂——BOH Tea母公司BOH种植私人有限公司总执行长、同时也是家族第三代的卡洛琳罗素(Caroline Russell)——其实是土生土长的大马人。 



在一次小型茶聚上,卡洛琳罗素畅谈公司历史、咖啡与茶文化、三大民族的喝茶口味。 

今年是BOH Tea的90周年庆,卡洛琳罗素披露公司有一连串的庆祝活动,当中就包括在金马仑茶园进行的跑步活动,收入所得捐给环保组织。
BOH种植的创办人JA罗素。

身为一家知名企业的总执行长,卡洛琳并不常曝光,然而若有接受本地媒体访问,经常都会有一段文字提及她是大马人。 

没办法,这大概是因为有太多人误会她是外国人吧,所以公关会适时提醒她自我介绍一番。 

如同上文所说,事实上她在吉隆坡出生、成长,前往英国深造后返马,1998年加入公司至今。 

就如同咱们的祖先从中国下南洋一样,卡洛琳的祖父JA罗素6岁时就跟着身为英国公务员的曾祖父(参与《马来邮报》的成立)以及4名兄弟一起来到英殖民地马来亚。 



昔日的金马仑BOH茶园。
如今的金马伦BOH茶园设有访客中心,当中一部份茶园是向丹麦人购买。

需求与价格稳定

成年后的JA罗素涉足矿业、橡胶业、参与吉隆坡火车站的建设,能说5种中文方言和马来语,而投资茶园是他人生最后一项投资。 

BOH的历史始于1929年。这一年美国发生经济大萧条,许多国家也陷入经济衰退,原产品价格下跌,茶却是少数需求不变,价格稳定的产品。 

卡洛琳透露,其祖父察觉到茶价稳定而且人类对茶的需求不受经济好坏的影响,是一门可持续发展的生意,便在金马仑高原购地,从锡兰(今斯里兰卡)找来种茶专家合作,把当时购入的土地(原始森林)开辟成马来亚境内第一个位于海拨1500公尺以上的高原茶园,这便是BOH Tea的由来。当时BOH生产的茶叶出口至茶贸易全球中心——伦敦。 

命名BOH有典故

事实上JA罗素为公司命名BOH也有典故。根据官方网站,BOH取自“Bohea”指的是福建省产茶名区武夷山,在早期的中国茶贸易中,Bohea Tea也指等级最好的中国茶。 

JA罗素在1930年代初就因肺结核病逝于新加坡,留下遗孀凯特琳和独子崔斯坦。 

尽管面对财务困难但凯特琳坚持保住BOH,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茶园曾被日军占领并造成大片土地荒废。二战结束后,卡洛琳的父亲崔斯坦以21岁之龄加入公司由低做起。随着马来亚脱离英国取得独立,许多英国园主离开,但罗素家族选择落地生根,成为马来西亚人。

“20年前茶的市场相对简单,品牌不多,当时Boh只有1个主要竞争对手。”

倾听顾客需求

90年过去了,BOH种植如今拥有4个茶园,面积达到1200公顷,年产450万公斤茶(或每日550万杯茶),卡洛琳在2003年从父亲手中接棒成为总执行长,与担任非执行董事的兄弟分工合作打理家业。 

今年4月23日是BOH的90岁生日,除了公司内部的庆祝活动,卡洛琳也披露公司策划了一连串的庆祝活动,包括正式启用金马仑茶园的全新旅客中心、推出新口味产品、最特别的当属在金马仑茶园进行的跑步活动,她表示收入所得将捐给环保组织TRCRC。 

展望公司未来,卡洛琳表示当前世界的变革为所有企业带来困境、挑战与机会。 

市场竞争带来挑战

她指出,20年前茶的市场相对简单,品牌不多,当时BOH只有1个主要竞争对手。但如今的市场相对的分化,不同产品类别和等级都有竞争者,“这是一个更复杂的市场,对任何品牌都带来挑战,其实也是好事,意味着有不同的机会。” 

例如,顶级茶叶领域的消费人对特色茶的需求与兴趣日浓,而注重经济实惠的那个区块也有很多机会。“作为一个品牌,你必须灵活、有创造力,最重要的是,你必须能够倾听你的顾客的需求,每个顾客都有不同的期待与需求。” 

她预测,人类不会停止喝茶,她也不担心数字经济、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生物科技……等将会改变社会并导致人类不再喝茶,“他们怎么饮用或饮用的偏好或许会随着时间推移而改变,但我依然相信喝茶文化将继续存在。” 

经商方式变化巨大

当然,数字化经济等新科技与趋势的确会对BOH带来冲击,包括公司运作、茶园管理和茶树种植,特别是在市场和行销方面。 

“因为人们的消费行为已经发生重大变化。在大马,茶类的网购量依然只占少数,但在电子电器、服装或家庭用品的购买行为已经被颠覆。所以,我们如何在电子商务方面取得进展,以及我们的程序、设备是否能应付电子商务都很重要。” 

此外,如何与客户沟通并保持联系同样对公司带来重大影响。在她看来,在未来的世界,产品不是最主要的(持续产品创新和关注并把握趋势的重要性无需赘言),更关键的是经商方式会发生巨大变化。 

喝咖啡属时尚生活

尽管大马人的对茶的消耗很大,但年轻一代似乎更喜欢咖啡,全马各地冒出许多咖啡馆,连锁咖啡馆更是经常爆满。 

卡洛琳笑言,外出的消费人的确受到咖啡的吸引,然而有趣的现象是,许多人到了咖啡馆其实不是在喝咖啡,反而可能选择其他饮料如添加了牛奶的拿铁咖啡、果汁或其他饮料。 

在她看来,与其说大马兴起了咖啡文化,倒不如说这是一种时尚生活方式的盛行。

“从咖啡文化来看,精致咖啡从意大利传到美国,后来被星巴克发扬光大。你看,你去咖啡馆点一杯饮料坐两个小时使用免费网络,即使是我的女儿也是这样做,你和朋友约在这里面见谈天……所以这其实更像是生活文化而不是咖啡文化。” 

事实上她亦察到奶茶饮料在大马有不俗表现,这可以从新业者不断涌现、展店速度看得出来。 

3民族3口味

在喝茶文化盛行的大马,三大种族的生活几乎都离不开茶,但每个种族的喜好有明显的差异,卡洛琳认为这与种族无关,而是文化的不同。 

她分析,马来民族爱好浓醇又有香味的茶。这是因为他们习惯在茶中加入牛奶和糖,此举将稀释茶的味道,所以需要浓茶与牛奶和糖搭配。 

华裔偏爱丝滑顺口

反观华裔在喝茶时一般上不加糖和牛奶,不喜欢苦涩的味道和浓稠感,“如果加入糖和牛奶而太过苦涩,口感就会很不好,所以典型的华社会说他们要丝滑顺口的茶。” 

印裔同样喜爱浓茶,更特别的是,印裔喝茶文化除了添加糖和牛奶有时候甚至会加入香料如豆蔻、丁香,因此需要很浓的茶搭配,“为了让味道更强烈,他们甚至会在水中煮茶叶。” 

卡洛林形容自己在喝茶上属于传统派,依然选择泡一壶茶(用茶叶而非茶包)加入鲜奶,坐下来慢悠悠的品尝,但她可不加糖! 

“随着大马的经济成长、消费人生活水准的提高也带动茶领域出现一些新趋势。”

茶领域出现新趋势

她表示,随着大马的经济成长、消费人生活水准的提高也带动茶领域出现一些新趋势,“方便”对大马人极为重要,由于生活节奏快,连带的餐饮业也是围着“方便”打转,而茶领域就出现三合一、二合一之类的产品。 

健康课题是另一个重大趋势,从中她看到茶在保健领域上具有很大的开发潜能,毕竟茶本身就是健康产品,许多茶的研究也证实红茶和绿茶含有很多抗氧化成分,唯一要留意的是添放多少的糖。大马人一般上很爱糖,近期的研究显示糖对健康的危害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