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才是“我的老板”?/陈钊伦

山打根国席补选,希盟民主行动党成功守土,终结补选三连败,扳回一城。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说,这是希盟执政一周年的最佳礼物,同时展现出行动党与沙巴人民复兴党的多元种族联盟理念,获得人民认同。



另一边厢,在巫统73周年党庆活动上,代主席莫哈末哈山提出巫统要生存,便必须以回教政治为依归,而马来民族的团结恰恰体现在该党与伊斯兰党的合作。

朝野政党走的政治方向北辙南辕,孰对孰错?哪边才是目前的政治实况?

希盟成功在山打根补选守土,要真是如林冠英所言,以此显示我国政治逐渐去种族化,走向大同,则世界太平。

然而,从数场补选的战情和战绩来看,种族与地方山头主义并没有淡化,反而有复辟的迹象。种族仍是定江山的不变定律,最大反对党巫统和伊斯兰党理所当然的结盟,可见一斑。



山打根选民结构为51%华裔,行动党胜选的悬念不大,原本预测多数票会减少,反而却增加,不应被视为人民给希盟执政一周年的“礼物”或政绩认同。“诸侯”沙巴民兴党扮演关键的角色,说党主席沙菲益阿达是沙巴的“老板”,名副其实。

最近,因工作需要而接触马来市场,发现种族间其实存在很大的隐藏性差异。这不是表面上的语言沟通和文化了解,而是从华人的角度看马来人,你永远不会感同身受他们的立场和想法;反之,友族看华人的感受亦然。

具体举例来说,这好比采用华人编剧拍摄马来电影,就算剧本翻译为马来剧情和对白,并以全马来语和马来演员呈献,肯定不会叫好叫座。这不是文化差异的问题,而是以华人思维编撰剧情,所拍摄出的电影并不是马来人所能接受的节奏。

从这个观点来看,马华前总会长蔡细历医生说,华人认为多元种族政党便能让各族平起平坐,是过于理想化,所言并非毫无道理。

各取所需 互惠互利

经历5·09的改朝换代,人民意识到自己是老板,政权更迭并不可怕;不过,心中存在一个更大的震撼是似乎谁当政府都好,谋其政时都必须向政治现实低头。这股隐隐约约的无奈之感,相信很多在5·09汗流浃背排队投票的选民,皆有所感,如鲠在喉。

改革维新不能一蹴而就,新政府需要时间去除诟病,绝对说得过去,也合情理;不过,很多人也忽略了维新还存在一个最大的障碍,那就是一个巴掌拍不响!你想,人家还未必想!

恕我直言,马来西亚各族要在政治和政策上平起平坐,难如登天。既然如此,改朝换代不应继续纠结在种族固打,当务之急应是从各族的思维和角度出发,找到一个平衡点。

我们不必执着追求各族一定要平起平坐,而应在了解各族所重视的需求和权益后,各取所需,互惠互利,以此破解这个对峙数十年的棋局,展现马来西亚政治新格局。

说白一点,不要让我们的满腔热血,变成一厢情愿。我们到底有多了解友族?行动党是否能做到名副其实的多元种族政党?当我们对纳吉何德何能可以在马来社交媒体圈成为网红,还当上“老板”的“老板”,感到一头雾水时,已有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