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庆祝“希盟执政一周年”/周若鹏

5·09开香槟庆祝,但不是庆祝“希盟执政一周年”,那是希粉做的事。

我有点后悔发表了一篇揶揄新政府的《希盟Endgame》。文长有限,乍看我好像对希盟十分不满,失望不是没有,但不否认希盟也有做对事情,比方说为基设项目重新议价、促成棕油出口中国、追回一马赃款等等。但是,有更多事情并没有所谓绝对的“对“,你不满统考未受承认,另一阵营欢庆维护了国文地位;任用华人财长你很高兴,另一边又忧心忡忡;就算禁烟这么显而易见的好事,也有烟民反弹,可见施政没有必然受欢迎的。



需更多时间证明能力

民调显示人民对希盟和首相的支持率从六成下滑到四成,未必表示人民反对新政府,更不表示眷恋前政府,我估计是当初期望太高,以至如今恨铁未“马上”成钢,我们会逐渐明白那样的期待不切实际,新政府需要多一些时间证明其能力。有些阻力是非常真实的,比如现有公务员体制。

领导换了,员工照旧,一只庞大的巨象,很难像猫一样说翻墙就翻墙。以下这故事无法印证,我听说某部长要看一份报告,属下和他对着干拖了半年。怎么办?公务员不能开除,就算把他调走,也没有合适人选顶替,毕竟只有这样的”老臣子“知道报告收在哪一个抽屉。这真的是非常反绩效的制度。

好吧,一年内能做好的大事不多,但至少能规划出一个大方向吧?比如教育改革怎么个改法(不是改鞋子颜色)?经济发展主力为何(不是再造国产车)?看着政府一直U转,我还没接收到明确的方向,这是比较让人惋惜的。虽然如此,无阻我开香槟庆祝,但庆祝的是“国阵收皮一周年”,啊不,是“政党轮替一周年”。



我不是希粉,当然也不是国粉。作为人民,我认为不应也不须“忠于”任何党派,更不必“爱护”,否则难以客观判断政府的表现。举例,我们不能因为心疼“马爷爷”太操劳,就对他偏差的施政多加包容。敬老尊贤是美德,但也必须就事论事,万一你变成“马粉”就做不到了。

5·09时全民守着屏幕到凌晨,追新闻发布会比追连续剧还勤,这将是我们一代人共同的深刻记忆。5·09最大的意义是,人民发现政府真的可以换,而且换了后不是世界末日,“马照跑、舞照跳”,不过调整一下姿势罢了。政府再难恐吓人民,人民以后可以敢敢投票,选出心目中真正的代表。这个一周年,值得庆祝的大概就只有这件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