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马的一年:风光又艰难/陈圆凤

对马来西亚这样的小国来讲,敦马哈迪医生是一位在国际场合上很体面的国家领导人。他出身平民,自学成才,有名校医生光环,英语很溜,仪表出众极具领袖风范,对婚姻忠诚。虽然国内很多人说他是独裁者,但在国际上,他顶多是个强势的民族主义者,离独裁还远着呢!

最近敦马伉俪参加中国一带一路峰会,不论是会间与其他领袖见面握手的照片,或是与一众国家领导人的合照,夫妻俩看起来都那么精神。敦马93岁的身板一点也不显老,实在让人折服;而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夫妻的合照,更是两相辉映,“90后”的敦马夫人,气质风采也不输彭丽媛,总算为我们长脸了!



过去10年,前首相纳吉夫妻参加国际活动,我这里打住不评了。虽然说我们不该以貌取人,但是,一个人的心理影响容貌,还有那个让人难忘的“膨膨”发型。

现在大家都在评论希盟执政一周年,如果是国阵执政,谁还有兴趣讨论大选后一周年的问题呢?所以,可以对希盟评头论足,甚至肆无忌惮的开骂,就是一种进步。我还是坚持认为投选希盟这一票没有白投,只要看到纳吉上法庭的模样,我就觉得改朝换代很有价值,非常解气!

华社较理性看待政绩

在主要中文媒体的民调中,希盟的整体表现还是得到肯定的,这显示华社比较理性看待新政府的政绩,当然,我们没有拐杖,所以我们的评论更中肯些。华社最不满的,依旧是教育课题,最关注的是经济课题,这和友族同胞担心的宗教及特权课题,是两个完全不同层次的考虑。



敦马的表现也得到比较好的评分,事实上,这一年对敦马来说,可能是前所未有的艰难。他多次强调没有想到可以推翻国阵上台,所以尽管他有丰富的执政经验,但是,带领一个全新的政府实在太困难,更何况他所推翻的,也是他之前拥护和建立的,他要颠覆过去的自己,谁能想到当年的因与今日的果呢?

许多反对敦马的人,将新政府出现的许多问题归咎他“死性不改”,这包括教育方面的种族固打制及要设第三国产车等等,甚至还有人批评他与王室不和是因为独断专行。但是,君主立宪的原则是什么?我们看看强大的英国王室,除了各种花边新闻,英女王何曾与首相闹意见?在这个课题上对敦马有争议的人,说穿了就是要支持国阵“复辟”,甚至为此而不择手段。

打破过去的自己最难

敦马参加中国一带一路峰会后,带回很多利好消息,华商界认为,新政府终于摆对了方向盘,随着东铁及大马城大项目启动,新政府扳回一些民意,或许这样的过程,也是敦马无可避免的执政考验。

敦马现在最大的难题,是如何面对自己的族群,新政府被诬蔑为对马来人、回教及王室不利,敦马被诬蔑受到民主行动党操控,这么荒谬的指责却偏偏有其市场!巫统和伊斯兰党的煽动手段太恶劣,敦马正被自己过去的矛,攻击现在的盾。

内阁部长整体表现差,尤其是几位出自土著团结党的部长,如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是民调中表现最差的部长,这是敦马需要解决的问题,用人不善是领导大忌,弱势和差劲的内阁,让人民愤怒及失望,将严重影响希盟政府的名望。

总的来说,敦马这一年既风光又艰难,既想迈开大步又寸步难行,所面对的最大阻力,就是他自己在前任治下的“政绩”;若要在历史上再建新功,他就要打破过去的自己,这是最难的,也是整个希盟政府所承负的包袱;希盟各领袖在接纳敦马时,就应该想到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