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都兰的孩子

我是在莫哈末哈达医生担任国家语文局董事主席大约一星期后礼貎拜见他。

由一位医生领导国家语文、文学最高机构决策,难免令人觉得他越界跨境。交谈约一小时后,我马上纠正这个看法,其实是莫哈末哈达自己早以跨到文学界,他以医学专家的视野,出版了不少描写人道主义及医学著作,有些还是国家语文局出版。 



莫哈末哈达告诉我,1963年国家掀起学国语热潮,他在爸爸的带领下,到过现在的语文局5楼礼堂。当他再告诉我,爸爸是一位著名马来文学家,从小就在马来文学的家庭熏陶下,从内心就喜好文学。这一讲,我马上明白他在退休近66岁后临命上阵的原因了。 

当大家谈得十分融洽的时候,突然我们两人都提到新山士都兰(Stulang)这个地方。原来,他从小就在此长大,新山宽柔中学就在他老家旁边。我说1976年至1978年,3年期间我在宽柔专科班马来学系就读,1979年毕业后至1982年,共4年担任宽中囯语老师,7年都在士都兰生活。

作者(右)与莫哈末哈达在国家语文局5楼大礼堂前合影。

当机立断果敢精神

结果我们两人就因为新山士都兰,将第一次的见面,定位为“士都兰会谈”,又将我们两人称为士都兰之子(Anak Stulang)。 

几个月后,我被委为国家语文局董事部董事,见面的机会更多了,逐渐更了解同时是教授的莫哈末哈达拥有医生当机立断的果敢精神,又俱备文学家的优雅气质。 



以往语文局董事部主席不需要毎天到来,但他却天天打卡上班。自他上任以来,把国家语文局当作第二个家。目前,他积极创作诗歌,很快的,他的第23本著作就要出版了。 

希望在莫哈末哈达的领导下,国家语文局会以新时代新面貌迈向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