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娃娃穿传统服饰
一针一线旧物翻新

小时候,几乎都有过娃娃玩伴吧?

或长大以后,甚至还有人持续“收藏娃娃”的嗜好。

这些娃娃,普遍都是穿上西方时装。但他——王邦成(Adrian Ong)却给娃娃穿起了我国各民族具代表性的手工缝制的传统服饰。

王邦成:一针一线为娃娃制新衣裳,这也是延续梦想的一种方式。

王邦成的职业原本是一名服装设计师,曾经为许多艺人打造过婚纱和表演服装,包括拿督斯里西蒂诺哈丽莎(Siti Nurhaliza)。

当时,他设计的服饰在马来市场特别受到欢迎。后来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他被迫放弃服装设计事业;顿时陷入困境的他,在非政府组织“单亲家长(Parents without Partners,PWP)”创办人之一的玛丽安妮陈(Mary Anne Tan)鼓励之下,决定加入旗下的慈善事业。

目前,王邦成在组积里担任“Jumble Station”经理。 另外,58岁仍未婚的他也是一名单亲爸爸,他养育的并非自己亲生的,而是助养贫困家庭的孩子,在各方面,不单是金钱援助上,资助他们。

以上所提的每一段故事背景,都很重要,这与王邦成为何打造传统服饰的娃娃,都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顾名思义,“单亲家长”组积是一个协助单亲家长的机构,包括引导、资金和教育等各方面协助,旗下的实体店铺“Jumble Station”主要是向公众筹集旧物,透过转卖,为有困难的单亲家长,赚取基本的生活费。

看看他的手工,包括头饰和服装上的细节,都非常精致哦!

捐赠旧物升级再造

王邦成的娃娃们,包括身穿的传统服饰,每一块面料均是公众捐赠的旧物。记得,早前给你介绍过的“升级再造(Upcycling)”吗? 王邦成从事的也是“升级再造”这一块,即将旧娃娃和服饰“翻新”成新面貌,以便重新卖个好价钱。重要的是,所得的盈利,都归单亲家长。

为娃娃穿传统服饰,到底是哪来的想法?王邦成说:“那时候,我们收到很多的旧娃娃,虽然是旧了,状况其实都算良好,所以我觉得要把他们贱价卖出去,太浪费了。

“可是我也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处置他们,玛丽安妮陈就说,何不善用你原本的专业,给他们重新做一套服饰?”这句话,给了他一个大启发,毕竟离开服装设计业,但王邦成还是很喜欢时尚的。

你也跟他一样,特别喜欢60年代的旗袍吗?

延续梦想的方式

就这样,他开始为娃娃制作新衣裳,包括头发和头饰,均是他一针一线缝制的。这对王邦成来说,是延续梦想的一种方式。

给娃娃拍摄的过程中,从他对待娃娃的态度,可见他的确陶醉于自己所从事的事情;譬如,他会重复地交代助手,一定要确保配件没有遗失(尤其鞋子),他说:“任何一件配件遗失,我都会觉得心痛,因为它们都很难再寻获,而且都是我费尽心思缝制的。”

印裔传统婚纱,是一件短上衣(Choli)搭配纱裙(Lehenga),以及金饰配件。据称,红色是象征生活富足和人丁兴旺的颜色。

寻找赞助商 办展览做慈善

王邦成透露,他目前已累积了超过300个娃娃。

当初选择为娃娃制作传统服饰,也是为了自己。王邦国本身是马六甲峇峇娘惹的后裔。

他说:“现在的年轻人,几乎对传统服饰一无所知,若你给他们看峇峇娘惹的婚嫁装,他们会告诉你是唱戏戏服,他们与传统文化,是越来越脱轨了。

“所以我希望能找到赞助商资助我办一场展览,这将能教育新一代的孩子。”他对传统服饰的了解非常深厚,包括服装轮廓、剪裁和细节,全是照足传统制作,“同时,展览获得的盈利,还能拿助单亲家长们。”

听似简单,但要实现却很困难。他坦承,曾与一些单位谈过,但最后都不了了之。

当然,也不怪对方,毕竟做慈善不简单,它不只是金钱支出,也要有非常多的爱心和热忱。他说:“就像我,若没有足够的爱心和热忱,也无法跟他们走到现在。”

吉打州的马来套装(Baju Kedah),是短版的罩衫。

(左)沙巴州的传统服装,以黑色天鹅绒打造。 (右)柔佛州的马来套装(Baju Kurung),以织锦缎打造,搭配宋吉锦制成的短纱笼(Sampin)。

两个梦想 延续收藏意义

除此之外,王邦成还有两个梦想。

他说:“我希望能有一个东方脸孔,以及黑发的娃娃来穿起我的传统服饰,效果会更好看。”

另一个梦想,他则是希望有机会将娃娃变成一个品牌,推出海外市场;他深信,穿传统服的娃娃,在海外会非常受欢迎,市场潜能很大,像他目前就有新加坡的顾客群,对娃娃爱不择手!

穿上传统服饰的服娃娃,不管是收藏,或当礼物送人,都深具意义,甚至还有不少的新婚夫妻,要求王邦成为他们订做穿婚纱的娃娃,而且是跟他们的礼服一模一样的造型,当成结婚纪念品收藏。

王邦成最珍爱的作品之一,玩偶的穿着与新婚夫妇穿的婚纱礼服一模一样!

“仄迪人”(Chitty)的传统婚嫁装,融合了印度和峇峇娘惹的特色,以宋吉锦和纱丽的布料来打造。

细节费神费心

虽然一个完整的造型约需1星期时间打造,非常费神和费心思,尤其包含很多精细的细节,但他坦承比起“真实世界的顾客”,其实更享受给娃娃做衣,既不挑剔,也有非常标准的身材比例。

制作一套峇峇娘惹系列造型,由于手工复杂,一般上得花上一个月时间。

所以,家中若有旧娃娃就别丢掉,可捐赠给王邦成以协助我国(无分性别和种族)的单亲家长。

他们目前有两家实体店,分别在梳邦再也(Subang Jaya)以及八打灵再也的“Jaya One”,确切的地点,可浏览官网。

马来人的传统婚嫁装。宋吉锦(Songket)的材质,为整体增添了奢华感。

勿捐损坏废物

王邦成也强调:“虽然任何旧物都收,但只限还能做用的,不是损坏、无法使用的废物。

“很多人都把‘Jumble Station’当成垃圾桶,把损坏、不能用的废物,以捐赠名义丢给我们处理,让人很无奈。一些大件物品,还得安排货车去取,取到不能使用的货之余,还要浪费昂贵交通费,实再不太好!”

目前,“单亲家长”还有一所学习中心,供贫困家庭或单亲家长的孩子学习,包括手工艺、歌唱班或英语课等。

他说:“其实有很多单亲家庭,或贫困家庭的孩子,潜能无限,就像我助养的孩子,最大的已经有19岁了,每一个孩子的成绩都是非常优秀的哦!”包括他们帮助的单亲家长中,已经取得成就的案例实再太多,让他们倍感安慰。

3套套装(图1、2、3)是娘惹婚嫁装。从第1天的迎娶仪式、第3天的敬茶、再到第12天的摆筵。图4、5和7属上衣较短的套装,是我们常见的娘惹服,即卡芭雅(Kebaya),饰有传统刺绣(Sulam)和绣花(Biku)。图6呈棕褐色的套装是长衣(Baju Panjang),它的特色是过膝的长度及宽松的版型,属最早期,也是长者爱穿的传统娘惹服。

报道·洪诗迪 摄影·陈奕龙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