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文艺】蝶吻(极限篇)

摄影:K C

它努力地睁开眼睛,始终打不开。拼命地挣扎,心慌得如陷嶙峋夜色般不着边际。庆幸前方天籁忽明,总算打开眼睛,挣脱困蛹并战胜了恶梦。

扇动双翼,尝试第一次飞行的滋味;这是什么地方?那又是何处?它在寻觅飞翔的目的。



它不记得父母的样子,甚至怀疑父母心里是否还有它。

飞着飞着,瞬见一片挂在枝头的嫩叶。它欣喜飞了过去,轻轻地抱着嫩叶,轻轻地吻着。

依稀记得,这是孕育它成蝶的双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