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历史真相
猪仔血泪史

在马来西亚,有多少人了解猪仔史?屈指一算,10根手指也嫌多。对多数人而言,“猪仔”只是一个过去式的名词,现今还谈什么猪仔?与大马历史何干?与我们又何干?

身为大马华人的你和我,不能因为鲜少听闻而忽略了华侨史的重要一环,更不能因为猪仔的卑微身分,而忽略了他们对这片土地所作出的贡献!



李锦添:来到这个时代,我们应该把焦点从伟人身上转移至猪仔身上,好好思考他们过去的经历和贡献。

想当年,李锦添不惜花费大量金钱、时间和精力,走遍中国、香港和台湾的各大博物馆、史料馆、图书馆等,只为了寻找关于华侨史的文献资料。当中,他发现了猪仔在大马留下的历史足迹,进一步挖掘和探索后,感觉就像被一个“真相大锤”猛敲脑袋。

“由于国内关于华侨史和猪仔史的文献资料非常稀少,所以大马人要了解更多相关的历史就必须到国外寻找,很讽刺是吧?”

可能你会误以为李锦添是一名历史学家。不,他是一名资深导游,在业界的名声相当高。

论历史,可能连历史学家也自叹不如,因为他对历史的狂热度几近疯狂,甚至曾担任前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于2009年11月来马参访的贴身导游,其精彩的历史叙述,让该位强国领导人听得津津有味。

说到猪仔史,相信他是少数的研究者之一,而能够把关于大马猪仔历史说得如此巨细靡遗的,似乎很难找到第二人。



“每次一说到猪仔史,我的心情是很沉重的。他们对于这片土地的经济发展有着一定的影响力,可是这些幕后功臣却从来不被人重视。”

李锦添曾担任前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中)的近身导游。

“猪仔”一词由来

“猪仔”一词源自广东,也就是早期的契约华工。在中国华南,“猪仔”用词较为普遍,华南以外的中国地区都称之为“契约华工”。

1840年,清朝腐败,民不聊生。第一次的鸦片战争爆发后,西方列强趁虚而入,强迫清廷开放劳工市场,让他们在华南一带建立对外通商的沿海港口。据文献记载,从1840年开始,猪仔逐渐被卖至海外,1842年签署协议后,猪仔贩卖更有规模,数量也更多了。

那时候,很多来自社会最底层的贫困人家(多数为男性)为了生计,纷纷“卖身”到美国淘金。当时的主要运输工具是船只。由于船上提供的膳食是一大锅的,猪仔必须争相抢食,这种情景就像“喂猪”一样,这就是“猪仔”一词的由来。

李锦添表示,猪仔史的起源于福建厦门,“德记洋行”是当地最早进行猪仔贩卖的英资太古洋行。想要卖身的人,都可以到那里做买卖。

猪仔死亡率高达75%

“文献中提到,卖身为猪仔可以赚取4个大洋的‘安家费’。在那个年代,这笔钱估计可以养活一个小家庭大约一年,所以吸引了大量的贫穷老百姓自愿卖身。所有运输费和膳食费全包。”

1850年以后,猪仔贩卖业推出了契约期限,分为10年、5年和3年,不同的买家会根据契约期限开出不同价码的安家费。据记载,最长10年的契约可赚取约20个大洋的安家费,买家开高价主要是想吸引更多人卖身,因为当时关于猪仔在外头的负面传闻已开始传入当地人耳中了。

“猪花更可怜”

“在1840年至1850年间,猪仔的死亡率高达75%,你说还有人会自愿卖身吗?原本大家以为外面的世界是天堂,结果一听到搞不好还会死人,都纷纷打退堂鼓。在50年代,买家发现自愿卖身的人越来越少,可是市场很大,所以导致绑票和拐骗事件频频发生,尤其是以成年男性为目标。”

他停顿了一下,说:“大家都听过猪仔,有听过‘猪花’吗?”“花”通常是形容女性的代名词,“猪花”就是女性猪仔,为数不多,但命运也相当悲惨,大多是被推入淫窟当娼。

撒白灰粉消毒

在运输猪仔的流程中,洋行一般都是与帮派有勾结的。简单来说,洋行负责进行买卖,帮派则负责运输。

李锦添指出:“通常一艘船的运载人数会比原定容纳量多出约一倍,所以一艘船大约可载逾200人,这是为了要降低损失。

“要知道,运载猪仔的船只并不是邮轮,船舱里的环境非常恶劣,人挤人,吃喝拉撒全在里面,就像猪寮一样。所以,如果有人在长途中不幸死亡,即使是多死几个,也能维持一定的数量,买家便可避免亏损。”

防猪仔逃走辫子绑一块

在还未进入马来亚区域前,猪仔必须先到位于新加坡南面的圣约翰岛进行隔离,以避免引入任何传染病。

早期,白灰粉是一种最便宜、最好用的杀菌用品。猪仔被撒上白灰粉后,3天不能洗澡。第四天洗掉白灰粉后,还要留岛观察6天。直到确定一切无大碍后,第七天才可以离开,而后由帮派负责分配至马来亚各地。

文献也提到,掌管吉隆坡的帮派是海山派(以客家人和广东人为主的帮派),甲必丹叶亚来曾是海山派的领导人。

“为了防止猪仔逃走,帮派成员命令5、6名猪仔聚成一圈,把他们的辫子绑在一块儿,这样肯定无处可逃。”

受尽雇主种种折磨

历经波折终于踏上马来亚的土地后,猪仔就被分配到锡矿场和农作园从事大量的苦活。1857年,大马的第一批猪仔进入吉隆坡安邦区开采锡矿,后来猪仔人数不断增加,开采量也越来越高。

“在短短的20年内,吉隆坡的居住人数增至五千多人,而且持续上升,从一片荒芜之地演变为一座小城镇。”

谈到猪仔受尽的种种折磨,李锦添的语气满是愤慨。“当时的雇主使用不人道的恶劣手段,剥削猪仔的薪资和人身自由。契约猪仔每个月可赚取2.50元至2.70元,一天工作12小时,全天候被‘囚禁’在工作区内。如果猪仔逃跑,下场就是被打死。”

契约上注明,猪仔一个月可以休息4天,通常是在月杪或月初的发薪日。问题是,雇主发工资不是用叻币(1826年至1939年的通用货币),而是雇主自己发行的猪仔钱,均为瓷质。

雇主兼借贷服务

猪仔钱只在雇主的种植园或矿场中流通,在外界一文不值,以此强迫猪仔在工作区内消费,从而加强对他们的控制和束缚。现今,在北京、厦门和广州的华侨博物馆都有展示猪仔钱。

“想象一下,猪仔只能在工作区消费,物价由雇主控制,他们毫无选择。还有,如果猪仔想要送钱回家,先要跟雇主兑换叻币,兑换率肯定亏很大。”

猪仔有那么多活儿要干,还有时间消费吗?别忘了,他们有4天的月假。在工作区内,雇主会安排“文艺活动”,引入各种吃喝嫖赌的娱乐活动,让猪仔大花特花,钱又落入了雇主的口袋。猪仔把钱用光后,雇主也很乐意提供借贷服务。

“借钱等于间接性地延长契约期限。钱花光了,又想要送钱回家,唯有签下延长契约了,所以有很多猪仔长期都无法脱离雇主的魔掌。”

他语带激动地说:“雇主本身也是华裔同胞,其中也有不少帮派和华社领导。既然那些猪仔是自己的同乡,为何不尽一份心力给予协助,反而欺压和剥削他们呢?人性何在!”

年轻人应该了解猪仔史

在猪仔史中,还有一个重要的角色——“水客”,主要是指贩运货物的行商,当时也负责为猪仔送钱或信件回家。

“据记载,如果是100叻币以下,水客会收取15%服务费;100叻币以上则收取10%服务费。”

1860年开始,清廷命猪仔贩卖商取消3、5、10年的契约制度,一律只限3年。如此一来,猪仔只要成功熬过3年,期限一满就可以恢复自由身。若他们有良好的储蓄习惯,便可选择衣锦还乡,或留在马来亚做小买卖或继续打工赚钱。

此外,该新制度也使得不少华社领导和富豪一一出现了,陆佑就是其一。

从1840年至1920年,中国输出全世界的猪仔人数高达逾1亿,单在马来亚就约有八百多万人。李锦添粗略计算,大马约有70%的华人祖辈都是猪仔出身。

1914年,满清王朝被推翻、中华民国成立后,猪仔贩卖被禁止;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猪仔贩卖业才全面终止。

把大马华人历史推向世界

如今,太平、怡保、吉隆坡、芙蓉等地区都是因锡矿开采而逐渐发展为城市,最大的功劳是谁?不是甲必丹,而是像奴隶般的猪仔。

“猪仔对大马华社有很大的贡献,他们用血汗和生命换来了今天的华人社会地位。遗憾的是,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猪仔?有多少人会感谢他们的贡献?来到这个时代,我们应该把焦点从伟人身上转移至猪仔身上,好好思考他们过去的经历和贡献,尤其年轻人更应该了解猪仔史。”

二十多年来,李锦添对历史的热忱火焰不曾熄灭,反而越烧越旺。在导游界,他希望能够把关于大马华人的历史推向世界,特别是中国;在教育界,他希望有机会走进华校举办历史讲座,教导学生学习历史的正确方式,消除他们的“历史恐惧症”。

他还有一个蛮有趣的想法,就是开发一个关于大马历史的网上游戏。“现在的年轻人都爱玩网上游戏,我们的思维和推广手法也必须与时并进。现在谁还要坐下来听你讲历史?玩游戏就是学习的推动力啊!

“说到底,我最终的目标是还原历史,还原真相,这都是为了下一代而做的努力。”

报道·游燕燕 摄影·黄亮辉、 受访者提供、网络图

报道·游燕燕 摄影·黄亮辉、 受访者提供、网络图

报道·游燕燕 摄影·黄亮辉、 受访者提供、网络图

报道·游燕燕 摄影·黄亮辉、 受访者提供、网络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