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是“捣蜂窩”的时候了/许国伟

大学预科班开放10%学额给非土著学生,这可说是马哈迪医生上一任首相临退位前留下来的“德政”之一。

2002年时,马哈迪已经宣布他在2003 年要退位,并决定由阿都拉接棒出任首相。

有趣的是,马哈迪就在退位前一年,宣布了几项重大的教育政策,包括英文教数理,大学预科班开放10%学额给非土著学生。

当年跟大学预科班开放10%学额给非土著学生同等受关注的教育政策,就是把大学招生从固打制,改用绩效制。

在当年,这可是引起许多争议,甚至连马哈迪的文胆卡迪贾欣都形容固打制是蜂窝,去挑固打制的人形同捣蜂窝。

结果,当年也只有马哈迪有这胆量及勇气去“捣蜂窝”。

当然,马哈迪当年“捣蜂窝”,多少也有一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气,他老人家实在太生气自家民族子弟缺乏竞争力,不惜要用些激将法,刺激他们发愤图强,自力更生。

但是,让非土著有些错愕的是,当大学采取绩效制招生后,情况不如他们所想像的,非土著学生拥有更大及更公平的入学机会,尤其是华裔生入读热门科系的比例,反而是下降了。

民主行动党领袖林吉祥在2013年发表了一篇文告,引述时任马青总团长魏家祥博士的文告指政府大学8大热门科系,即医科、牙医、药剂、电子与电气工程、化学工程、机械工程、法律与会计,所招收的华裔生比率,从2011年的26.2%,逐年下降至2012年的25.3%与2013年的20.7%。

然后,林吉祥用“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来形容政府2002年开始实行的绩效制,并说这绩效制其实是“比固打更固打的固打制”。

而大学预科班的情况也不见得较好,过去每年都有学生控诉即使在大马教育文凭考获9A以上的佳绩,但依然被大学预科班拒于门外。

另外,大学预科班里保留给非土著学生的学额,种族比例也失衡。

例如,2018及2019年度大学预科班录取的学生中,有87%是土著、印裔7.57%、华裔4.91%。

问题症结在于不透明

这都说明了什么?问题症结恐怕就在于不透明。

当然,不透明可能也是策略需要,但是年复一年的让学生及家长望大学之门兴叹,年复一年让学生及家长伤心失望甚至死心,这就是过去国阵在这项政策上,失去民心的原因。

如今,希盟执政了,过去对国阵攸关大学及预科班招生政策大肆批评的政党领袖们,今天已经掌握了权力,正是你们把过去的批评,落实为改革的时候了。

尽管固打制依然是蜂窝,但依然要有人敢于捣蜂窝。

如果,希盟还只是“萧规曹随”,把过去国阵的这项政策照旧落实,面对批评时还有支持者代为辩护:“以前国阵也是这样!”或者“国阵这么做时你又不骂?”。

那么请希盟领袖最好也记得,以前国阵是如何因为这项政策,失去了民心。因为,人民始终没有忘记。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